盐五许_

盐水鸭代购,和鸭舌吻爱好者。


微博:盐五许_

【毕侃】见鬼

小甜饼,一发完。

几乎没有吸血鬼的吸血鬼设定。

————————————————————————————

毕雯珺觉得自己可能被跟踪了。

虽说只是假期后的第一周,但毕雯珺作为入职半年还算新的小员工,上头布置的任务清单一溜儿地顺下来,绕得头脑一阵晕,听着市中心十点的报时钟下班成了必备日常。

而也就是在这个头脑还晕乎着的下班时间,他琢磨出不对劲的。

照理说每天有人和自己走一条路也不是什么怪事,这和撞衫就是一挂的,发生频率也不值得人去过多考虑。

可每天保持同样的节奏走路呢?

毕雯珺将近一米九大个儿杵在人群中就看着有安全感,可奈何谁心底子没点怕的。这人平时静,静下来就喜欢胡思乱想,说好听点是想象力丰富,摊开来说就是有点杞人忧天,疑心病。

每天后面那人步子节奏和自己的都快默契成部队里的正步了,毕雯珺理性判断再加上感性思考之后硬生生吓自己一身冷汗。

这里的理性判断和感性思考都约等于前二十几年人生里看的不下一百部悬疑推理题材文学。

“我是东北汉子。”

毕雯珺动了个嘴型形式上给自己点底气。小心翼翼从口袋里掏出个某宝网购常送的小镜子假装整刘海往后悄悄地瞟,打算判断一下后方嫌疑人的体型和基本信息,以及自己正面刚能成功的几率。

妙了,毕雯珺瞟完镜子的下一秒就立刻回了头。

——是东北汉子的硬气吗?
——不,是人为色所困的下意识反应。

镜子里大致能看到后方那人的半张脸,昏黄的路灯光下还是能透出点干净的少年气,脑门上盖着一层碎发遮住了点眉眼,嘴唇嫣红,颇乖地抿成一条线。

毕雯珺的担心消去大半,等回头之后,那人小脸上立刻就变成了不知所措的傻气。

“你……好巧啊,和我顺路吗?”毕雯珺这下是担心全消了,摸了摸鼻子尴尬地搭话。

那人听到这话原本不知所措的脸立刻变了,从耳尖一直到脸颊都隐约泛起了红,结结巴巴开口,冒出两颗显眼的虎牙:“……对!……我家就住这附近。”

“我也说,这几天总觉着有人和我顺一条路,原来你住这儿啊。”毕雯珺理所当然地接下去。

“嗯……是……”那人撂下几个音就自顾自超过毕雯珺跑远了去,留下毕雯珺站在原地一阵不明所以。

[每天走一条路,这么有缘,还没来得及问个名字。]他暗自思索:[可为什么还披着个斗篷呢?]

“现在的年轻人……”毕雯珺摇了摇头:“倒是挺可爱的!”

下班路上的小插曲算是结束了,可现在这又是什么被死亡凝视的感觉?

毕雯珺自从探进家门的一刻起就若有若无地感受到这阵视线,甚至在洗澡的时候也总觉着有人盯着自己。

洗完澡后看到浴室原本应该是关上的门变成了虚掩着,又再三告诉自己不要疑神疑鬼,可能只是被工作压昏头导致的记忆混乱,毕雯珺还是决定迅速跑进卧室囤在被子里睡觉。

努力把想法全丢掉,毕雯珺开始了闭目养神,数到第411只羊的时候他甚至认为自己即将进入睡眠,可脖子上传来的奇异接触感挠得他脖子和心里都一阵痒痒。

[真是见鬼了最近!]毕雯珺脑海里三十个马景涛式表情包走马灯似的转,还偶尔夹着几个对不长人生的读后感。

不知道是不是东北汉子的硬气又上了头,脖子上冰冰凉的触感加深的时候毕雯珺一把伸出了两只手臂,用力捞了一把。

睁眼借着透过窗帘的光一看,分明是捞了个人在自己怀里,紧紧勒着,只迅速腾出一只手按了灯的开关。

再一看怀里这人,分明是下班路上碰上的“嫌疑人”,只是瞳孔微微透着红。

“你怎么会在我家?”毕雯珺完全看不清事情的走向,但他依旧不忘初心,紧接着就是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希侃……”那人见毕雯珺不像是生气的样子,语调拔高了一度,只是开口就是抹不掉的黏糊劲儿:“你可以叫我小侃!”脸上还扬着第一天上幼儿园自我介绍般的笑意。

毕雯珺暗自感叹,孩子抓重点的能力不一般,适应情况的能力,也不一般。再次开口:“所以你为什么在我家?”

李希侃还趴在毕雯珺怀里,抬头对着毕雯珺眼睛,黏黏糊糊地:“你能给我咬一口吗?”说着还亮出两颗尖牙。

毕雯珺用最快的速度消化了一下所有的事情,感情遇到的不是非主流小年轻是非人类啊!

“那为什么要选我?”

“因为我喜欢你!”李希侃一听有希望,自动揽上毕雯珺的脖子。

毕雯珺只觉得脖子上那种冰凉的触感又回来了,还打心底冒出一阵被猫科动物挠了的痒痒。

色令智昏适用于很多人,毕雯珺竟然觉得可以接受:“那只能一口哦。”

伴着脖颈轻微的刺痛,他又想起来最近被李希侃一直跟着这事儿。

“那你最近跟着我就是为了这个吗?”

“嗯。”埋在怀里那人闷哼一声。

“我洗澡的时候门也是你开的咯?”

李希侃心满意足地舔了舔毕雯珺脖子上的两个小孔:“是我。”

“色鬼……”毕雯珺回:“要对我负责。”










评论(8)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