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无事听春雷。

微博:盐五许_

【毕侃】恶人(下)

-表面温柔博学内里衣冠禽兽毕
-表面逍遥纨绔内里纯情幼稚侃

OOC 伪冤家向

——————————————————————————

要说李希侃和毕雯珺之间的恩怨往事还得追溯到李希侃还是小侃的时间。

李希侃小时候就是个皮猴儿,又仗着家里宠,向来都是吃穿用三不愁,就算惹了什么事顶多形式上骂两句,再说,也算是个人精,狐狸似的狡,小毛病一堆,大事不沾边。

可就是一次再寻常不过的小聚会,就碰上了毕雯珺这个“天敌”。

那时候毕雯珺还不比李希侃高多少,穿上衬衫背带小短裤,打了个精致的蝴蝶结,蹬了一双圆头小皮鞋,头发微卷,不说话就坐那儿安静得像个瓷娃娃。

李希侃也是从小就爱精致,一下眼光就被毕雯珺吸引了去,趁着长辈不注意,蹬着小腿就跑到毕雯珺面前,狡黠一笑,冲着人小脸蛋就啵了一下。

这可好,那瓷娃娃也不生气,牵上李希侃软乎乎的手往外头花园走,碰上大人就说带弟弟出去散散步。

李希侃喜滋滋地跟人身后,开口问:“我们去玩什么呢?”

毕雯珺也没回,拉他走到暗处才回头咧嘴一笑:“玩你啊!”

说着一拳捶上李希侃的手臂,挑着不露在外面的地方下手,力度不算大,所以疼也是一时的,只是那时候毕雯珺眼神里头的狠劲儿一下唬住了李希侃。

李希侃哪受过这待遇,上一秒还是瓷娃娃下一秒就成了金刚芭比,眼泪唰——掉下来,哼哧哼哧地哭。

甚至之后被自己妈妈询问为什么眼睛通红的时候,毕雯珺还笑眯眯地牵着他的手:“对不起阿姨,刚才带弟弟玩儿的时候眼睛进灰尘了,我给他吹过了。”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还要谢谢你带我们小侃一起玩儿呢!”

“我……”李希侃刚想开口,牵着自己的手开始使劲,回想起这人揍自己时说要是把这事儿说出来,就用武功掐死自己还一阵后怕。

等后来的某一天李希侃意识到当时的毕雯珺只是恐吓自己的时候,也不好意思把这丢脸事儿说出去了。

这梁子就算是结下了,李家和毕家没少碰面,加上之后的“你看看你雯珺哥哥怎样怎样……”新仇一堆,旧怨难平,李希侃是彻底杠上了毕雯珺。

只是他也摸不透毕雯珺的想法,从没有老死不相往来过,只是有意无意一直让李希侃活在他的阴影里。

——————————————————————

李希侃也是,碰上毕雯珺就脑子不太灵,上次被亲了之后就一直想着怎样再当着人面,让他丢次脸。

想来想去,打算从毕雯珺的工作场所下手。毕雯珺不愿意从商,苦磕着一门学问,在A大里偶尔代几节课,做做报告。

李希侃查了他的课表,穿了一套骚包的西服,开了辆敞篷堵在学校门口。本着你膈应我,我也膈应你,让你名声扫地的想法,还往后座放了一大束红玫瑰。

跟门卫糊弄之后才被允许开进去,李希侃一踩油门,直达毕雯珺上课的教学楼下,刚下课的学生看着这样格格不入的场景免不了一阵嘀嘀咕咕。

李希侃有些浑身不自在,平时再怎么浮夸造作也是在些特定场合特定地点,一水儿的干净朴素大学生堆里倒开始别扭起来,趁人不注意悄悄扣上之前解开的领口扣子。

再换个路子一想,这场面自己都有些挂不住面子了,更别谈一会儿出来的毕雯珺了,顿时心里头荡漾了许多。

“毕雯珺!”李希侃扯着嗓子喊。

周遭的嘀咕声直接变成了嘈杂,学生们一个个都忍不住停下来看热闹。

喊了好几声之后毕雯珺的身影才从楼梯口晃出来,李希侃估摸着他是因为尴尬才躲躲缩缩的,得意得脸都笑皱了,血压窜上头,脱口而出:“雯珺哥——”

喊完也没反应过来,只觉着这声哥叫得真是荡气回肠,足够让毕雯珺至少四年的时间要活在学生的八卦里了。

没料到走出来的那个身影脸上,明晃晃地挂着笑,对着周围几个相熟学生的视线,开口道:“我们家小朋友耍了点脾气,见笑了!”

周围学生听了登时眼睛亮了,目光来回往李希侃和毕雯珺身上扫。

李希侃这回的不自在是从胃里漫上喉咙就差破口大骂了。

车开出校门的时候就感觉一只手摸上自己大腿,李希侃一个眼刀扔给旁边咸猪手主人,那人也不收,轻飘飘往李希侃腿根那儿移,覆上跨间。

-知道某灵长目动物的臀部吗?

-李希侃的脸现在就像那个。

“毕雯珺……”刚还扯着嗓子喊名字的人立刻乖了起来,声音软又透着些用嗓过度的沙哑,挠得毕雯珺心悸不已。

一只手轻轻揉弄那块,还不忘盯着李希侃红透的脸,沉思过后又叹了口气拿开犯罪边缘的手,舔弄几下李希侃的耳垂之后,对着耳朵呼气:“下次来接我,别开敞篷。”

方向盘差点没给掰断了,李希侃连眼睛都红了,恶狠狠地对着右边人:“你玩儿我呢是吧!”

“李希侃……”

毕雯珺还是笑:

“你怎么这么迟钝。”

“难不成您老人家这么多年欺负我现在膈应我是爱上我了?!”李希侃压着嗓子吼出来。

“是啊,我就喜欢你这清纯挂。”

————————————END——————————

毕雯珺可真是坏透了。

李希侃从小到大的九字箴言。

不过他貌似有点心动。








评论(15)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