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盐水鸭代购,和鸭舌吻爱好者。


微博:盐五许_

【毕侃】不熟(一)

-竹马ABO
-幼稚文学



像大多数未分化时候梦想最大的小屁孩一样,李希侃也有自己的愿望——当一个辣条味的Alpha。

归根结底是因为同龄小孩整天去小卖部耍的时候自己只能捏着为数不多的零花钱买文具,缺什么想什么,他是真的想着辣条。

也是真的想着当Alpha,尤其是面对自家隔壁漂亮哥哥的时候。

可是他俩不熟,这事儿整个三(2)班都知道。

“李希侃,你怎么老不和你四年级的哥哥一起走?”

李希侃闻言一下收回了笑,脸上露出不符合年龄的忧郁:“我们不熟。”说着还长叹一口气,三步并作两步回自己位置上写题,大有点看透人生的意思。

李希侃自从说话利索了之后就聊遍了一条街的男女老少,再大点儿就成天拉着自己的小表弟黄明昊串门。俩小孩都长得灵气,加上嘴甜,连巷头可抠的早餐店王阿姨都愿意多给他俩一碗加糖的豆浆。

那时候李希侃也喜欢辣条,可他还从没想过也没搞明白什么性别分化。

直到隔壁新邻居出现。

黄明昊自打幼儿园之后就跟着他父母一起去了隔壁市上学,每天走街串巷的就剩李希侃一个,失了不少乐趣,李希侃背着书包一路踢着石子儿往家走,走神想着今天班上小明带过去不给自己碰一下的悠悠球。

“小气!”猛地一踢,石子儿弹得老高。

“啊——”

“坏了!”李希侃一拍脑门,屁颠屁颠往前跑打算道歉。

前面站着一个瘦高的小男孩,正捂着自己后脖颈瞪眼,眉头拧得紧紧的,颇有点狠劲,李希侃这下有点犯怂,崩出一个微笑。

“对不起,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那男孩眉头还拧着,只是面上缓和了很多,眼睛里明显还泛着点疼出来的水光,淡淡地回了一句没关系之后就走进旁边的大门。

“你是新搬来这儿的吗?”鬼使神差地,李希侃冲着他背影喊了一句。

“对。”

新鲜事物和漂亮事物任何一样对小孩来说都是杀器,更何况两样叠加在一起,李希侃的保护欲望在忘了自己刚还在害怕这人之后熊熊燃烧起来。

“爸爸,怎样才能和一个人永远在一起?”回家之后的李希侃对着正读报纸的爸爸问。

“结婚……”

李希侃思索了片刻,像是决定了什么,握紧了小肉拳头:“那我要保护他呢?”

“变成Alpha……”

“好!”蹬着小短腿往房间跑去:“爸爸,我爱你!”

李爸爸抬头不明所以,继续往下读报:“结婚变成alpha最想回避的话题之一是否…………”

隔天李希侃就掏出自己攒了一个星期的零花钱买了盒草莓牛奶蹲在毕雯珺家门口,估摸着他也是和自己一样要上学的,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影,眼见着快迟到了,他才悄悄在窗边探了个头,看到应该是毕雯珺爸爸的人在里面。

“叔叔,我是隔壁的李希侃,哥哥在家吗?”

“小侃,你好啊,哥哥已经去上学了。”

“谢谢叔叔!”李希侃没等毕雯珺爸爸多说就撒腿往学校跑,学校离家也就一条巷子再一条马路的距离,但还是没赶上早读铃声,被老师拎到班门口罚站。

罚站也没忘了放在书包侧边口袋的牛奶,小心翼翼怕挤坏,直挺挺地杵班门口,时不时还伸手到后面调整下牛奶的位置。

最后被老师批评了一通之后才回位置的李希侃第一时间就把牛奶拿了出来,放抽屉的小角落里。讨人厌的小明眼尖又看到了,伸手打算拿。

“你干什么?”

“我看一下!”两人扯着盒子谁也不肯松。

“不行!”

小明也不说话,就硬生生扯着不放手。

“这是我的东西!”李希侃几乎要尖叫起来,对方见他真有点生气,手猛地一松,溜了。没了对面的力气李希侃往后一个踉跄坐地上,屁股摔得生疼,忍着痛,拿着牛奶站起来,眼水就在眼眶里打转儿,硬是不肯让它掉一滴下来。

我是要当alpha的人,小李希侃心里又握起了拳头,还好护住了牛奶。


可是不知道隔壁哥哥在哪上学……

他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所以第二天李希侃忍着困意早早起床,把放在冰箱里囤了一晚上的草莓牛奶又拿出来蹲在隔壁门口。

“小侃早,今天哥哥在家哦。”

“叔叔早!谢谢叔叔!”李希侃甜甜一笑,抓着书包带兴奋地在原地晃。

里头毕雯珺也背着个小书包从大门里出来,头发被梳得软塌塌盖在脑门上。

“哥哥!我们一起上学吧!”李希侃突然有点怯生生的,不敢上前。

“去吧,雯珺,和弟弟一起走。”

“好,爸爸再见!”“叔叔再见!”

李希侃心里头美滋滋的,放手里好久的草莓牛奶一把递了出去,伸到毕雯珺面前。

“这个给你!”李希侃邀功似的语气,双眼亮晶晶,对着毕雯珺眨巴。

可那人不说话,明显不太感兴趣。

李希侃没注意,认为自己宝贝的东西总归是好的,一个劲儿地往毕雯珺眼前放:“哥哥给你!”

“我不喝草莓牛奶。”

李希侃这是搞明白了,合着漂亮哥哥不喜欢啊,倒也不是怎样生气,只是心里头蓦地冒出点委屈,李希侃收回牛奶低着头,眼泪和豆子似的掉在牛奶盒子上。

毕雯珺说话,他也不回,就赖在原地不动,安安静静地掉金豆子。

过一会儿一只手伸了过来,牵住自己的袖口,轻轻晃了两下,就拽着他往前走。李希侃愉悦了不少,可哭得久了根本不能从悲伤中抽出来,被毕雯珺牵着袖子一直送到班门口。

“今天和你一起进学校的是谁?”

“不知道,我们不熟!”李希侃眼眶还留着一点红,坐在位置上戳开牛奶一点一点嘬,嘬完了把盒扔进垃圾桶才觉着心情好点儿。

照理来说,小孩忘性大,没有隔夜仇,只要有玩就像进了猴群,更何况李希侃这种猴王,可他是没了隔夜仇,毕雯珺却还是和自己玩不到一块儿。

侃遍街头巷尾男女老少,侃不出毕雯珺的一个闷屁,李希侃毕竟还是精的,热脸贴多了冷屁股,心里头在再怎么惦记做人未来的alpha,也不大乐意去找他了。

这种不冷不淡的关系一直到第三年春天都在保持,樱花开了的时候李希侃已经变成五年级的优秀少先队员,毕雯珺也临近毕业。

自认为高年级就是成熟象征的小学鸡李希侃也不想着和隔壁哥哥打好关系了。

可是隔壁叔叔给毕雯珺买了脚踏车。

在两家聚餐时家长们的热烈商讨后,决定让毕雯珺载李希侃一起去学校。

“我不!”李希侃听了这话,把筷子往碗上一摔,横了起来,怎么说怎么问都是一句“不!”

李妈妈见儿子当着长辈面犟,捋起袖子作势要动手,旁边李爸爸恨铁不成钢地叹,就剩毕雯珺爸妈在旁边拦着。

“阿姨,别打小侃。”毕雯珺破天荒开了口,转头又对着李希侃:“早上给你带草莓牛奶。”

李希侃垂下眼睛,睫毛下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不情不愿地开口:“那晚上放学,要吃辣条。”

“可以。”毫不犹豫。

“那……勉强行吧!”

天知道,当时李希侃才听到这个建议的时候想的是自己身为未来第一alpha怎么能让自己的omega骑车载自己呢。

—————————TBC—————————






评论(36)

热度(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