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盐水鸭代购,和鸭舌吻爱好者。


微博:盐五许_

【毕侃】不熟(二)

-竹马ABO
-幼稚文学

-本章储蓄卡上线,双卡友情线。
-小胖子大家也可以猜猜看是谁,是我爱的人。


樱花开始落的那天,李希侃正式坐上了毕雯珺的车后座,也有了每早一盒的草莓牛奶,每晚一袋的辣条,虽然他对辣条已经没之前那么多兴趣了。

李希侃刚开始还端着点架子,一脸不情愿地坐在后座上,每次只扯着后座的铁边,不肯拽着毕雯珺。

毕雯珺什么也不说,眼神直视前方澄澈得要命,脚上却越蹬越快,自顾自地加速之后再急刹车,晃得后头的李希侃像棵失去母亲的小草。

“诶,你会不会骑车!”李希侃坐在后头嚷嚷,手一点点往上移扯住人的衣角。

“你昨天看的什么动画片儿?”毕雯珺声音被风带到耳朵边。

“x力少年王!太好看了!那个啥……”李希侃顿时起了兴致,嘴和机关枪似的一个字一个字连着往外打,“哥哥,我跟你说,他们玩悠悠球的时候那一招太帅了……”

李希侃说得起劲,手紧紧环住了毕雯珺的腰,脸往前贴,就差把头从前面人胳肢窝下伸过去了。绿灯刚亮,毕雯珺腾开左手,把他的头往后轻轻一按,顺手又拽了拽腰上的手示意抓紧,几脚一蹬过了马路。

李希侃精得时候尤其精,就三年级的那个小明,到现在愚人节当天都能碰上不带重样的惊喜,全是他自己或者撺掇人一起做的。每次只挑愚人节,往狠了折腾还能冠上个好兄弟好朋友大大咧咧一起走的名号。

但碰上毕雯珺就不行,什么仇什么怨都抛到脑后,昨天环着腰聊x力少年王,过几天就侧脸颊贴着后背嘬奶了。

偶尔碰个大晴天,上学路上就暖融融几道光撒身上,春困犯得不分时间。

“辣条和草莓牛奶,选一个吧哥~”嘬了半盒奶之后,软塌塌靠在毕雯珺后背的李希侃软塌塌地说了这么一句。

“草莓牛奶吧。”

“你不是不喜欢的嘛?”李希侃又皱起了眉头,像是想到什么不愉快的回忆。

“比辣条喜欢。”

“那好吧!”李希侃动了动脑瓜子,“alpha也可以变成奶味儿吗?”不自觉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毕雯珺问他。

“……不是”想到分化李希侃又开始思考骑车载人问题了,“我说,什么时候换我载你啊哥?”

“会骑车吗?”毕雯珺回。

“当然会!”虽然是四个轮子的,后面这句没说。

车到路口停了下来,李希侃跳下后座往前扑,被毕雯珺拦住,等坐垫儿调低了之后才摸上车把手。

“我也不矮啊……”李希侃把手里剩下半盒牛奶递给毕雯珺,嘟囔着坐上了车,一条腿撑着地可拉风地甩甩自己没刘海儿的小平头,挑了挑眉毛:“上来吧!我送你去学校!”

说实话李希侃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没底的,摸上车把手瞬间就什么都忘到了脑后,真正两脚都踩上踏板的时候,才觉着手使不上力气,控制不住自己,咯噔一下心跳差点停了。

可车晃晃悠悠前进起来,看来真的是自己天赋异禀,李希侃倍儿骄傲,脸上都觉得有光,细细一听才觉着不对劲,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到耳朵里。

猛地瞟了一眼,感情是毕雯珺两脚没离过地给蹬着呢!

胸腔一团火烧得脸上也微微发烫,面子上挂不住啊李希侃心里头默念。

心态不稳定,车技随之不稳定。

连人带车一起往右边倒的时候,李希侃是真的慌了,疼也是真的,不过倒没想象中那么严重,明显有人手臂垫在自己下面。

李希侃没时间多想,倏地站起来去看倒在自己身下的人,这一看不得了,眼眶登时就红了。

毕雯珺校服大半都脏了,袖子直接蹭破了个洞,露出来的胳膊肘儿灰扑扑的,蹭出不少血星。

那人正疼着,见李希侃嘴一撇准备开哭的架势,立刻收住脸上表情,手往身上擦擦就捧住李希侃脸打算给他抹眼泪。

“没事儿,我不疼。”

得,本来还停在眼眶里的泪洪水猛兽似地涌出包围。

“我说了我不疼的。”毕雯珺也有点慌了。

“这哪儿……不疼啊……哇……”李希侃直接一嗓子嚎出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抽抽,“我怎么能……怎么能……怎么能这样骑车呢……”

“这不是你的错。”毕雯珺继续替他抹眼泪。

反思完当下的李希侃就开始追溯过去:“我……就是……好过分……我之前还用石子儿踢到你……了!”

“不过分,我当时没感觉。”

“我就是……扫把星……我让你这么倒霉……”越想越难过,自己就是对不起毕雯珺,李希侃拨开脸上两只手,轻轻捧着看关节上的伤。

看着看着眼泪又啪嗒往毕雯珺校服袖子上掉,白色布料上除了蹭出来的灰又多了几块深浅不一。搞得毕雯珺也无可奈何,顾不上伤口,搂过他按自己肩膀上哭完了才去处理。

“牛奶没洒,再喝点吧!你哭太多了。”毕雯珺也不管是不是掉过地上了,把小半盒草莓牛奶擦了擦就递给李希侃转移他的注意力。

李希侃接过牛奶,把吸管含进嘴里看着毕雯珺冲洗伤口,眼神一会儿从胳膊肘转到毕雯珺脸上,一会儿再转回来,见那人忍着痛轻轻触碰伤口的时候又吸了吸鼻子。

突然,把吸管怼到了毕雯珺嘴边,示意他张嘴,死活要让他喝一口,毕雯珺也依着他,猛地一口把剩下的都喝了。

“嗯,甜的。”他转过头对着李希侃笑笑。

李希侃不明白,只觉得是毕雯珺为了安慰自己强撑出来的笑意,他心头苦意又漫上来,只想对着春天发誓一定要学会骑车。

等他学会的时候毕雯珺也小学毕业了,可他执意要载着毕雯珺溜一圈。

李希侃的头发也长出来点,迎着风还能吹出个凌乱感,几下踏板一蹬车又稳又快骑出了老远,早就生根发芽的得意劲立刻开出来花儿。

“哥,我是不是很厉害?”语气里掩不住的骄傲,“你快夸夸我!”李希侃低头看环在自己腰间的手,感觉后背也有个脑袋靠了上来。

“嗯,很厉害。”毕雯珺开口,声音贴自己的短袖布料上闷闷的,不知道是因为夏天还是因为呼出来的热气,李希侃心里有团火苗噼里啪啦烧了起来。

紧接着就是一盆冷水。

“小侃,我和你说个事儿。”毕雯珺难得话多,李希侃也乐得开心:“说吧!”

“我不是要上初中了嘛,我爸妈想带我去B市……”李希侃听明白了,毕雯珺是要搬家啦!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觉得隐约间自己胃里的早饭都开始翻滚起来。

猛地一刹车,跑到路边垃圾桶呕了半天才回来,毕雯珺这次没上前,就站那儿看着自己吐完清洗,李希侃也不是多难过,当时的他也不知道这种难过的程度,只觉得五脏六腑像是移了位,大概是冷的吃多了,他告诉自己。

拿纸擦完嘴,表情淡淡地走回单车旁边:“我们回去吧!”

然后缩家里头再也没出来,他听着隔壁车来车往运东西的声音也不探头去看热闹,一盒奶接着一盒奶的喝,酗奶。

他妈敲门递给了他一个东西,说是毕雯珺给的,一张小纸条,上面是漂亮的楷书,工工整整一行字。

[我们会再见面的。]

李希侃一脸不屑,翻出胶带把纸条贴在了自己文具袋内侧。

“再见面的时候,我要揍你。”他怀揣着个不久后比毕雯珺高半个头,痛扁他一顿的梦又酗起了奶。

可谁也没想到再见面是多少年之后,也没想到再见面之后是李希侃被痛扁。

李希侃交了个朋友,两人补习班认识,一见如故,每天相约骑车去补习班做题,偶尔约着一起出门耍。

要说最吸引李希侃的,是这人成绩优异,但本质反骨,两人上了高中还意外被分在同一个班,成天混在一起好不快乐。

“希侃,走,打游戏去!”被奔跑过来蔡徐坤一把搂住肩膀,李希侃甩开:“得了吧,三好学生!你作业是搞定了我还没呢!”

“那你快写啊!我等你一小会儿。”蔡徐坤撇撇嘴,翘着二郎腿在旁边座位上哼歌。

“老……老大!”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小胖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你怎么……跑这么快!”

是个初二的小鬼,三人在同一个补习班,自从有一次碰见他被欺负之后蔡徐坤英雄救胖胖,就被缠住了,天天在后头跟着叫老大,时不时偷偷溜进高中找他们,从没被逮到过。

李希侃见蔡徐坤面上不显,实际上乐开了花,极其享受被叫老大的感觉。

这三人里头属李希侃最大,照理说是要树立自己作为哥哥的威严和榜样,可耐不过两个弟弟们软磨硬泡,没去打游戏,以兄弟最大的名义被拉着往耳朵上打了一溜儿的洞,还打算染个红绿黄配色的头。

坐理发店椅子上的时候李希侃隐隐约约一股兴奋劲儿上头了,仿佛是找到当年愚人节折腾班上小明的那种快感。

染发的时间还挺长,仨人坐在那儿闲聊,不知怎的又提到了毕雯珺。

“诶,希侃,你的结婚对象呢?”蔡徐坤贱兮兮地开口,一脸调侃的意思。

“去你的!”李希侃白了他一眼,“说了是我的omega!”这么多年保持这种自信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初中毕业之后的李希侃个子一下窜到了一米八,高中校园里头他和蔡徐坤杵那儿也算是两条棍子。

“我好多年没见过他了……”心里头涌上点委屈,“电话倒是打过几次,是完全不知道长什么样了。”

理了理思绪,李希侃笑笑,对着两个弟弟:“我和他已经不熟了!”


——————————TBC————————





评论(36)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