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盐水鸭代购,和鸭舌吻爱好者。


微博:盐五许_

【毕侃】不熟(三)

-竹马ABO
-幼稚文学
-本章微量坤廷
-快成年了吧!
-前文戳主页

上章忘记说了,感觉把利息卡写成小哭包了,我爱哭包。



“我和他已经不熟了!”

“得了吧,你那破文具袋里头的小纸条我上次还看到了!”蔡徐坤立刻反驳,“要我说,他的字真好看,不知道是不是字如其人,端正清秀……”

“再怎么好看也和你没关系!”李希侃听了心头痒痒,电话里的声音失真了可还是温柔得要命,人还是那么好看吗?

蔡徐坤见李希侃已然陷入对初恋的纯情幻想,拨了下耳钉,闭目养神。

留初二小朋友范丞丞一脸茫然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发色微微有些变化,惊喜之后又心里直打颤,这还能进学校嘛?

三人从理发店出来的时候成功引起半条街路人的注意,李希侃和蔡徐坤是好看的,少年人脸上已经有了轮廓感,一个是挑染的绿色,一个是浅白金色,身形高挑笔挺,张扬俊气。可怜了还没抽条的小朋友范丞丞一头红发在旁边像个警示灯。

范丞丞脸上是带点苦笑的,而蔡徐坤显然很开心,他转头问:“丞丞,你快乐吗?”

“我……我快乐!我好快乐!”

李希侃也没想到重逢就在这个他自认为剪头丑三天的时候。

马路对面两人视线太过炽热了,稍矮的那个一脸怒气,跺着脚守着红灯秒数,那架势分明是恨不得立刻飞来路这边。稍高的那个只是略微蹙起眉,李希侃觉得有点眼熟,眯着眼睛打量,没看到旁边范丞丞一脸恐慌。

3——2——1,信号灯上绿色的小人开始走动。

“范丞丞!!!”稍矮的那人怒目的样子也意外地好看,只是不管语气和表情都着实让人有点生畏。

“老大!希侃哥!我先走一步!”范丞丞见了鬼似的拔腿就跑,李希侃搞不清楚情况,又觉得范丞丞的表现有趣,咧嘴准备笑,又听见一个声音跟着后面传过来。

“李希侃。”

他循着声音看过去,正是那个高个子,等看到高个儿眼角的泪痣时他恍惚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蔡徐坤,我也先走一步!”不等蔡徐坤反应,就着范丞丞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我今天不把范丞丞揍死,我就不姓朱!”

毕雯珺拦过他:“行了,正廷,我去追,你在这儿等着。”

朱正廷在气头上,眼里除了范丞丞没有其他人:“你去干什么?我自己弟弟我来教训!”

“我去追李希侃。”毕雯珺撂下话就跑。

朱正廷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晃过神:“李希侃?”眼睛眨巴眨巴思考,“是那个李希侃么?”

“那个,你好!”旁边一个声音打断了朱正廷的思绪,“你是丞丞的哥哥吗?”

朱正廷这才注意到旁边一头金发的蔡徐坤,刚丞丞就是喊他老大的吧!

“你是范丞丞老大?”朱正廷一脸警惕地盯着他,见那人似有似无点了下头,立刻捋起袖子上了手一把揪住蔡徐坤的耳朵把他往角落带。

“还老大?才几岁就拉帮结派了?”

“我……”疼到龇牙。

“你什么你,给我乖乖站好!”说着一巴掌抡上蔡徐坤的膀子,“安静,等我一会儿审问!如果举报,考虑从轻发落!”


“我!!”眼里还有点挡不住的凶狠劲儿。

“有屁快放!”朱正廷一点惧意都没有,丢人一个白眼。

蔡徐坤态度立刻就软了下来:“我举报,范丞丞上次午饭之后多吃了两个汉堡三根串儿。”

“好,一会儿重重有赏。”朱正廷不知是气的还是乐的,对着蔡徐坤就乐呵呵一笑,眼睛弯成了一条缝。

对面人耳根红了一片,朱正廷还想着是不是自己下手太重,把耳朵拧红了,向来行动派的他立刻伸手覆住了蔡徐坤的耳朵。

“是不是我刚拧重了,别怪哥哥啊,都是你太不乖了。”

“不……不是!”这下是直接脸都泛红了,被浅色头发衬得更明显。

刚好毕雯珺一手揪着范丞丞后领,一边肩膀扛着李希侃走了回来,被扛在肩上的李希侃还不安分,这里捶一下,那里啃一口,被毕雯珺呼了屁股一掌才停下所有动作。


“范丞丞过来!”听了这话的红毛小胖子立刻屁颠屁颠跑上前,丁字步一摆,背着手站直了。

“你俩也是,和范丞丞一样,站好!”

蔡徐坤听了立马站得笔直,还对着朱正廷献上一个讨好的笑,李希侃被毕雯珺从肩膀上放下来,刚准备抬腿,就被拽住手臂,之后又被朱正廷拎着过去一起站丁字步。

“请嫌疑人叙述你们的犯罪动机和过程!”朱正廷背着手一圈一圈地转。

“哥!”一道可怜巴巴的声音嚎出来,蔡徐坤努力挤出无辜可怜的表情,“哥哥,我错了!”

旁边两人都被这样软和和的蔡徐坤吓得不清,没想到朱正廷这么有一套。

“错哪儿了?”语气温柔了很多。

“我不该带着他们打耳洞、染头发!都是我的错,不要怪希侃,不要怪丞丞!”蔡徐坤张着嘴跑火车,“我们应该努力学习,内外兼修,做态度端正的好学生!”

毕雯珺听了这话皱眉,怎么还叫上希侃了?

“嗯,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哥哥!我叫蔡徐坤,今年高一,出生于1998年……”

“你可闭嘴吧你!”李希侃受不了如此异常的蔡徐坤,轻轻撞了他一下。

心乱如麻他是真的感受到了,毕雯珺得视线像三十度天的阳光一样让人头大,李希侃小心地移动自己的目光,往他身上瞟,谁知道被逮个正着。

“小侃……”

“知道了,我作业还没写完,我先走了。”

“我送你回去吧!”李希侃一直往路中间看,躲过与毕雯珺的对视。

“不用!”拽着蔡徐坤跑开了。

被拽着的人还有点不大在状态,“诶,作业不是写完了嘛?”

“多写点课外,多练习不懂吗?”

“那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没有!”

李希侃跑到拐角处才停下来慢慢走,蔡徐坤这时候也缓了缓思绪。

“那是你初恋?”

“……好吧,是的。”李希侃回想着毕雯珺将要拦腰扛起来的时候身上熟悉的温度,有点上头。

“那你跑什么?”蔡徐坤追问。

“我也……不知道其实。”李希侃的确不知道,大概是类似于近乡情更怯的那种无端慌乱感,或者是自己打心眼里没原谅他,过不去这个坎。


“他是个alpha,李希侃。”蔡徐坤一脸笃定,“我能闻到一点,不是香水,是信息素的味道。”

他应该是离性别分化不远了,对信息素已经有点敏感。

“那又怎样?”

“丞丞以前说过,他哥是个omega。”蔡徐坤斟酌了一下才开口。

“呀!”李希侃大喊一声,“AO授受不亲啊!”说着转头就要回去干架的气势。

走到一半又突然停了下来,满脸的认真和担忧。

“蔡徐坤,你说,AA恋会有好结果吗?”

“难说……不过你可以的!”

蔡徐坤心里的小恶魔难得没现身,把下面半句吞进肚子里。

[我看你也不像alpha。]

“对了,丞丞呢?”

“…………”


—————————TBC—————————

评论(37)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