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无事听春雷。

微博:盐五许_

【毕侃】不熟(四)

-竹马ABO

-幼稚文学

-百分之零点九坤廷

-朋友都是助攻系列


此时被李希侃和蔡徐坤念着的主人公还在路口站着丁字步,手也直直举过头顶,满脸强撑出来的热情和那么一点点真实的悲壮。

“正廷哥,你怎么……回来了?”

朱正廷狠剜他一眼:“再不回来,你就上天了!”气不过似的,对着范丞丞屁股又是一脚,“我放假!”

不敢回嘴,范丞丞瞥瞥他哥的脸色,软糯糯地问:“那这个帅哥哥是谁啊?”朱正廷对着弟弟发火向来后劲不足,被转了注意力就再也不提。

“毕雯珺,比你大三岁,你叫他雯珺哥就行!”朱正廷拍拍毕雯珺的后背,“你雯珺哥之前也在这儿上学,中途到我们那儿了,最近刚转回来。”

范丞丞保持优雅的微笑,悄悄移了两脚的位置调整重心,突然一颤,瞪大了镜片下的瞳孔。

“毕雯珺?!希侃哥的初恋?”

此刻的情况不太妙,他往自己嘴上扇了好几下,虽然没用力。

“是这样的吗?”毕雯珺手握成拳清了清嗓子,眼角弯起来连泪痣都在抖动,“谢谢你了,丞丞弟弟。”

“麻烦和小侃说一声,我们很快会在学校见面的。”

在周一升旗仪式学校通报批评打扮过于前卫,不符合高中生形象的学生之后,李希侃和蔡徐坤下了自习熬夜染回了黑发。他倒是没什么想法,只是意外蔡徐坤这次竟然一句没啰嗦。

“我觉得丞丞他哥的想法很正确。”李希侃掉头看他才发现耳朵上的耳钉全换成了清一色不起眼的塑料小棍儿。

“我看你是魔怔了,不要企图了解成年人的感情。”

蔡徐坤吊儿郎当地对着镜子挑眉:“我都是为了你,消除一切可能的情敌人选。”可是腿抖得像踩了两台缝纫机,李希侃记得,他上次这样抖腿还是中考查分儿的时候。

“切,满嘴跑火车。”

一直到十二点才李希侃才踏进家门,染发剂作用下的头发黑得叫人心里没底,他照镜子,总觉着眼睛被吸进去,要发生点什么似的。

第二天一早,课桌正中间就搁了一盒草莓牛奶,熟悉的牌子,熟悉的包装。

“这哪儿来的?”李希侃骂自己明知故问,作到老天看不下去,旁边人八卦眼神如小李飞刀一戳一个准,全戳在李希侃心尖尖上,热乎乎地往外淌着虚荣心。

“一个高二的帅哥!”不知谁开了口,“我是真的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帅的!”

“瞎说,你把我们小玫瑰小狐狸搁哪儿去了?”班上其他人反驳,坚决拥护班草坤侃二人的地位,至于这称呼那是很久以前一次话剧后的事了。

“那不一样!”起了话头的人大喊,“他的气场不一样,无人能动的alpha气场,是你们这群未成年小屁孩企及不了的!”

李希侃把吸管含嘴里,扯了隔壁桌的作业补昨晚没来得及写的,只是有点心不在焉,脑子里全是不久前和毕雯珺的碰面,眉头不自觉皱起来。周围人还七嘴八舌讨论早上送牛奶的英俊alpha学长,一声嚷得比一声高。

“行了!他是我的!”鸦雀无声,“叽叽歪歪什么呢?再帅也跟你们没关系!”

斜前方蔡徐坤朝他使眼色,李希侃没敢回头。

当天下午的生理课,班主任开了一堂关于禁止早恋,禁止作业抄袭的校规主题班会,李希侃是主要发言人。

不过发完言就抛在脑后了是真的,毕竟每早一盒的草莓牛奶让李希侃思绪忍不住乱飘。

“他为什么不来找你?”蔡徐坤踹了他桌子一脚让他回神。

“我怎么知道?”李希侃一脸烦躁,心里头也是烦躁。

烦自己为什么怂。

不止一次了,毕雯珺送牛奶的时候他就在走廊口,偷偷探半个头,见毕雯珺往班里张望老久找不到自己走了才进班,下课放学都迅速溜走顶多让毕雯珺看到个影子。

“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不找我?”李希侃又抱怨了一句,以为蔡徐坤没看见自己嘴角的弧度。

[这才是满嘴跑火车!跑高铁!]蔡徐坤就差没在脑门上刻出这行字了。

早上李希侃照例躲在走廊口等自己的专属送奶工毕雯珺,叼着早上没吃完的涂了果酱的面包。果酱是他妈超市半价打折时候买的,是平常爱吃的那种,但总吃一个味道,有点腻味。

这种日子毕雯珺也会觉得腻味嘛?李希侃想,早读前五分钟毕雯珺也没来,他拒绝了第五个同学一起进班的邀请,靠在墙上垂着眸子回味嘴里的果酱面包。

怕是真的,他回味完了,的确腻味,把滑下去的书包带往上一拉抬腿要走,被人从后面勒着肚子抱起来,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带到旁边的储物间,锁上了门。

储物间里不太亮堂,扫帚拖把胡乱放着,水龙头还漏水,啪嗒啪嗒往池子里砸,李希侃心跳和水滴竟然还赶上同一个步调了,隐约有超过水龙头的趋势。

“小侃。”

超过了。

“为什么躲着我?”毕雯珺嘴里呼出的热气弄的李希侃耳朵痒乎乎的。

撅了撅嘴,李希侃一胳膊肘捅了身后人一下:“我没有!”

“你有。”还准备反驳就被堵住了嘴,李希侃脸被手拨到侧面,毕雯珺的头就这么从后面伸过来含住他的嘴唇。

“草莓果酱,很甜。”间隙还舔了舔像在吃什么糖,接着又再次含上去,撬开牙缝探李希侃的舌头。

李希侃的心跳比体测完两千四还快,他想到小时候自己用零花钱买的第一盒草莓牛奶,当时生气是有的,不过着实甜;他还想到主题班会上自己的发言,怕是要对不起班主任对自己背诵反思时赞许的眼神了。

可他没想到自己胃里的早饭翻滚出来了,李希侃感受到这阵呕吐的欲望时一把推开了毕雯珺,扒到水池边吐得死去活来。

早上腻味的果酱加上毕雯珺刚才下手没请没重的一揽,压到胃了可能是。

但他这时候除了胃里翻涌着难受就是怕毕雯珺误会,漱完了口赶紧要和毕雯珺解释。

“你听我说……我……我不是……”急卡壳儿了。

他看到毕雯珺紧紧皱着的眉毛,懊恼得要命,急得眼泪又差点涌出来,从小一对上毕雯珺就爱哭的毛病是改不掉了。

“李希侃……”他几乎从来没听过毕雯珺喊自己全名,心咯噔一下沉下去,“按道理来说,接吻不会怀孕啊?更何况你还没分化。”

李希侃眼睛还是红的,不过是气的。

“毕雯珺,你个傻逼!”

新的一天,也是不想和毕雯珺碰上的一天。

“希侃你干嘛去了?”

“……”李希侃不回话,把头转向黑板发呆。

蔡徐坤看着李希侃嘴唇上亮晶晶的水珠摇摇头,成年人果真不一样,往窗外望去,毕雯珺路过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他回了个淡淡的笑容,果然还是AA之间的交流最和谐。

—————————TBC——————————

评论(44)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