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无事听春雷。

微博:盐五许_

【毕侃】不熟(六)完

-竹马ABO
-幼稚文学
-本章有一句话坤廷
-过两天写副cp的番外好了。



“首先你要向他明确表达你的爱意。”

“嗯。”

“其次,恋爱中推拉是必不可少的,你得委婉地表达爱意。”

“嗯?”

“……最后,一定要霸道,他才会被你打动,投入你的怀抱。”


“黄明昊,我觉得你这样不行。”

小表弟每一点建议都是掏心掏肺的,但李希侃听着还是觉得没底,正常高中生是不可能这样告白的,李希侃告诉自己,但是他没有想过,正常高中生不会轻易接受小学生的恋爱建议。

不是年龄歧视,只是单纯的普遍认知而已。

一番自相矛盾的话说完黄明昊颇有满足感的乐呵,见李希侃脸上明显的质疑,黄明昊立刻毛了,脑子运转得还没语速快,嘚吧嘚吧一大段出来,大致意思就是李希侃得信任他,他是查过攻略的人。

范丞丞在一旁满脸佩服,什么都没听清手倒是不由自主鼓起来了。

“希侃哥,昊昊说得太好了!”

黄明昊听了朝他挑了个眉,转眼再给李希侃眼神暗示及洗脑,也的确成功了。

信、蜡烛、玫瑰、气球……李希侃攥着钱包拖着俩孩子在街上游荡,黄明昊拿杯奶茶蹦蹦跳跳跟后头,可怜范丞丞气喘吁吁拎着大包小包,眼镜戴时间久了镜架松了不少,时不时滑到鼻头。

黄明昊就负责伸手给他扶眼镜,偶尔再把奶茶递他嘴边吸一口。

这时候李希侃在脑内写了又擦擦了又写自己的告白情书,构思之后通篇下来,还是以“毕雯珺我喜欢你”为主旨,自由发散之后的无头脑文字,念出来没趣。

可他觉着挺好,从小事出发,从童年共同回忆为开头。

他约了毕雯珺见面,周一下午放学,学校天台,说这话的时候充分完成了黄明昊说的霸道这一点,他是把毕雯珺堵在班门口说的,整个班都爆出一阵暧昧的起哄声。

虽然要抬头看毕雯珺这件事不太霸道。

李希侃眼睛猛地一瞪,蹙起眉毛,眼神里掺了不少玩味,勾起一边嘴角,露出邪邪的笑,瞟到毕雯珺没有什么心动的意思,又伸出舌头舔了半圈嘴唇,耳朵尖早就在人起哄的时候红得滴血。

要知道,他为了凶猛邪笑研究了一整个周末的七龙珠。

李希侃的睫毛又密又长,其实从毕雯珺那个角度末日小v脸更绝了而已,奶凶的狐崽子,毕雯珺默念,忍不住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

又是一阵起哄,耳朵上的红和滴入水的墨汁一样从耳尖染上了脸。

“总之,今天放学!天台见!”李希侃跳脚。

“好。”

再没有比这更完美的告白,摆成爱心形的蜡烛、绑在栏杆上的气球和李希侃手里的玫瑰,一切都刚刚好,浮夸又恶俗。

还好李希侃手里的信算朴素。

他捧着花在爱心里站着,脚下水泥地面的一圈灰都被脚蹭没了,模拟是一回事,真正要对着毕雯珺来,倒有些慌乱了。

那个身影出现的瞬间,李希侃脑袋涌出不少东西,混乱交杂在一起,是抑制不住的喜欢,和没由来的此刻的怦然心动。

当然,更多是心里没底的胡乱猜测,他们在同一辆单车上靠近彼此,他们接过隐秘而甜腻的吻,但实际上李希侃并不能确认毕雯珺的态度,就像他很晚才能摸清楚自己的立场一样。

李希侃把花塞进毕雯珺怀里,天台上的风很大,玫瑰被吹掉了不少瓣,实际上蜡烛也灭了不少只。

李希侃心里默念锦鲤保佑,掏出信纸的手抖到让他以为自己是当着全校面的演讲比赛,他拼命想捏紧信纸边缘。

很好,不用捏了,锦鲤也不用保佑了。

和风一起飞了的除了信纸还有李希侃所剩无几的底气。

蔡徐坤倒吸一口冷气,把脸埋进旁边以看热闹为由头吸引来的朱正廷肩膀上。不是不相信李希侃吹牛的能力,是不相信在这个关头李希侃吹牛的能力。

李希侃卡壳儿了,脑袋一片空白,脸也随即烧了起来,和天台上能触及到的晚霞融成一片,僵持在那里。

突然怀里被塞进一束花,李希侃懵懵盯着对面人,怎么的,这是看不下去自己墨迹要拒绝了吗?

李希侃脸一白,急急忙忙把花塞回去,又被还了回来。

“毕雯珺……你等我说完呀……”干脆把花一扔整个人扒拉在毕雯珺身上。

毕雯珺顺势搂住他,在他耳朵上轻轻啵了一下:“我来说吧!”


“你很早就喜欢我了。”

“我也是。”

李希侃死死搂住毕雯珺脖子赖在他身上,脸埋在肩膀上笑得一颤一颤的。

“毕雯珺,你好无趣。”

“嗯。”

“但喜欢你很有趣。”

李希侃声音闷闷的,他自己听了也觉得乐,因为是像升初中那时候毕雯珺坐自己后座一样的,被布料阻挡的闷。但不一样,那时候毕雯珺呼出口的黏糊热气他几乎忘了,而现在,他拥抱着的才是真实的温度。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毕雯珺了。

“毕雯珺,你说……”他又闷闷地开口,“我们以后AA恋会不会受到偏见啊……”

语气认真得不得了。

“你不会是alpha的。”毕雯珺在李希侃后背轻拍安抚,微微疑惑地歪了歪头,没看到蔡徐坤朝他使过来的眼色,“你会是我一个人的omega。”

怀里的人突然僵硬起来,毕雯珺权当是害羞,更用力把他往怀里抱,却被挣扎着推开。

李希侃又用上了周末看七龙珠练出来的凶狠眼神。

“毕雯珺!我要和你分手!”

————————————————————

事实上,在这之后李希侃也一直不认为自己会分化成omega。

即使周围人苦口婆心地给他灌输思想,他还是不认为一米八的自己会变成软乎乎的O。

倒也不是不能接受这个性别,只是这么多年一直将自己置于保护者的立场,不能想象自己作为大众认知的受保护者的地位。

他会给毕雯珺准备纪念日礼物,他也会和蔡徐坤一起找欺负范丞丞的高年级干架,虽然范丞丞在抽条,变成高个儿胖胖,没有人轻易欺负了。

虽然那时候飘走的信被楼下的年级主任捡到,虽然他和毕雯珺一起被通报批评,虽然他还认定自己是断禁忌之恋。

好歹黏黏腻腻也是熬过了一个四季。

分化提前之后他脑子里想的还是去年自己撒腿就跑找毕雯珺的傻样。

那天刚好是体测,跑完一千米李希侃脸上酡红一片,整个人都有这腿软,被蔡徐坤一把拽到了医务室隔间。

“你在这儿呆好,我去找老师。”蔡徐坤丢下这句话就把门关上跑了。

他也不觉得奇怪,自己除了有些晕乎乎的没什么特别症状。

全身开始发烫的时候他才觉得不对劲,怕是发烧了他告诉自己。

每次生病都有热乎乎的毕雯珺抱着,这次也要,他闻到空气里头草莓牛奶味道的时候想。毕雯珺告诉他自己是柠檬水味儿的,可他从来没闻到过。


他嗅觉似乎变灵敏了,要么就是自己在做梦,医务室门被打开的时候他隐约闻到了一阵柠檬水的酸甜味道。

可李希侃没时间多想,他蜷在一起忍受着生理热,汗水黏糊糊地从额头滑到眼睛。

他向来不爱夏天,但他爱夏天的冰镇柠檬水。被这个味道包裹住的时候李希侃觉得自己像中暑被拯救了的人一样。

被人柠檬味的嘴唇含住的时候,李希侃还用力咬了一下,他知道是毕雯珺,眼睛悄悄睁开一道缝瞅着被自己咬了也不离开的人,又偷偷笑了。

“不要不专心,李希侃。”

毕雯珺的眼眶里也充了红,他吻了吻李希侃的眼睛,再度覆上他的嘴唇。

柠檬水味儿这时候全部注进了李希侃口腔里,他觉得很舒服,这时候他才将将有那么点儿意识。

他趁着换气的瞬间嘟嘟囔囔:“我成年了?”

毕雯珺手撑在李希侃头两侧,望着他笑。

“对啊,我的草莓牛奶。”

又低头舔咬他的嘴唇,亲亲他的脸颊,像是看着自己的珍宝一样。

李希侃舒服得哼唧,掐了毕雯珺一下:“都怪你,给我喝太多草莓牛奶了。”

蔡徐坤拽着医务室老师到门口,警觉地嗅了嗅,老师是个beta,闻不出什么名堂,他一闻倒是尴尬了。

“老师,我觉得我腿突然抽筋了,我们坐楼梯口那儿看下行嘛?”

“你不是说你同学……”

“没有!”蔡徐坤讪笑,“我没有同学在这儿!”

“老师您看看我这脚!哎呦喂,嘶……”


————————END————————





















评论(47)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