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无事听春雷。

微博:盐五许_

【坤廷】不熟 (番外)

-扮猪吃老虎



朱正廷接到陌生号码来电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他还在认真刷题,以为又是哪个没事儿打来的骚扰电话,只不过按一贯作风,礼貌性地点了接听键。

“请问一下,是丞丞的哥哥吗?”一个温温吞吞的嗓音透过电流传过来。

朱正廷扶额,难道又是范丞丞闯了什么祸留了自己号码,压住自己腾上来的火气,话里带着点小心翼翼的笑意:“我是,您好,请问丞丞是又怎么了吗?”

那边的声音倒先慌乱起来:“不……不是的,哥哥,我是蔡徐坤!”

“啊……”朱正廷迟疑,努力回忆这个耳熟的名字。

“我就是之前和丞丞一起,染头发的那个……”

“是你啊!”

“哥哥……是这样的……”电话那边还是一顿一顿的,“上次觉得哥哥说话很有道理,最近呢……有点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努力,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好好活下去……”

“……然后,和丞丞他们说了,他们也不太理解我,但丞丞说他哥,也就是你,很善解人意,就把你号码给我让我跟你交流一下……”

朱正廷听完了断断续续一大段,感情这是孩子青春期迷雾人生啊,范丞丞也不告诉自己就直接把号码留出去了,不然好歹自己还可以提前整理一下语言。

但转头想想,自己知心哥哥形象已经是迷茫青少年心中的一阵雨露甘霖了,一定要好好维持。

“哥哥?”小孩子乖巧得紧,可比范丞丞懂事多了,几句哥哥叫得朱正廷心花怒放,“我会不会有点打扰到你?”

“不会不会,当然不会!”朱正廷笑意不自觉爬满整张脸,“可我怎么帮你呢?”

“只要偶尔能和正廷哥一起学习聊天就可以啦……”

“当然可以。”

“那现在,可以见面吗?”

朱正廷抱着蔡徐坤的五三在烧烤摊上写题,旁边习题主人端坐着一手一根羊肉串吧唧嘴,时不时探个头到朱正廷那儿,状似好好学习,嘴里念念叨叨的。

朱正廷觉得现在的行为可能有点疯了。

但这种状态绝对不是乖巧懂事的蔡徐坤造成的,这是他的想法。

都是因为范丞丞,不提前给自己打个预防针,好和坤坤安排合适的时间地点,朱正廷恨得牙痒痒,直咬笔头,一只手伸过来把笔拿了出来,刚好轻擦过自己的嘴唇。

“正廷哥,这样不卫生。”蔡徐坤捧着脸盯着自己,朱正廷忍不住朝他打量,黑头发微微卷着搭在脑门前,湿漉漉的眼睛对着自己,真像领居家那只泰迪。

鬼使神差地,往他头上揉了过去。

蔡徐坤偏偏配合地眯起眼睛微笑,微微把头低下来给他蹂躏,哪有这么乖的大狗狗,朱正廷被乖巧势力击败,直接上了双手揉脸。

“谢谢我们坤坤!”觉得不够舒服似的,“要多吃点养肉乎乎啊我们坤坤。”

蔡徐坤点点头挤出笑眼,脑袋里是范丞丞当年哭诉自己被哥哥投喂过多体重剧增的惨状。

但朱正廷手的温度从自己的表面一直渗到心里,他摇摇头,庆幸自己吃不胖的天生体质。

“正廷哥,回去吧,这么晚了,你一个omega不安全。”朱正廷听到蔡徐坤的话心里又是一阵无由来的暖意,分明是没想到他这么晚还出门的原因就是眼前人。

“好,以后白天和哥见面吧!”

蔡徐坤是朱正廷的暖宝宝,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的,降温的时候总把朱正廷手塞口袋握紧,在大街上脸有点烧,他想拿出来,却被死死地拽着。

“正廷哥帮我那么多,我要从生活点滴回报哥。”又是那个湿漉漉的眼神,朱正廷恍惚间以为自己看到了蔡徐坤同样湿漉漉的黑色的鼻尖和耷拉下来的耳朵尾巴。

他无奈,对上蔡徐坤不管什么胡说八道自己都能全盘接收,他也算是发现了,这家伙可能是仗着自己就吃这一套。

乖得紧,朱正廷心安理得把手塞他口袋,念叨着蔡徐坤最近的考试和作业,倒也帮自己复习了不少。

朱正廷一向对比自己年纪小的有种特殊责任感,可蔡徐坤有点不一样,他隐约间能体会那种怪异,但并不太摸得清,也没想去花精力思考。

蔡徐坤真的像狗狗。

那阵子朱正廷刚好要到发情期,信息素有点不受控制,在空气里胡乱冲撞,蔡徐坤按自家门铃的时候他正翻箱倒柜找抑制贴挡住腺体。

门铃响个不停,他还没翻出来,只得作罢,抱着蔡徐坤小朋友还没分化的侥幸飞速开了门。

“坤坤,你来啦!”朱正廷把他拖到沙发上坐着,没看到他一直微微拧着的眉头。

这不是温柔的小型犬该作出的表情。

蔡徐坤嗅着鼻子,从背后揽住朱正廷往他后脖颈上蹭。

朱正廷滞住了,听到蔡徐坤的声音悠悠飘过来,好像也带了湿气。

“正廷哥是玫瑰味儿的。”蔡徐坤的气音里带了点闷闷的笑意,“我也是。”

恍惚间自己的腺体被舌头滑过,他打了个寒颤,回头给蔡徐坤的脑袋重重一掌。

“蔡徐坤你才几岁,给我收回去!”

那人眼巴巴对着他瘪嘴:“正廷~”

朱正廷这下才落个脸红,对着蔡徐坤的脸一通乱搓:“别闹了。”

蔡徐坤眼光一点点黯淡,把头用力埋在他怀里:“我没闹啊……你再等等我。”消不去的委屈。

朱正廷无奈,直愣愣地盯着桌面上五三,想着蔡徐坤平时卖乖就算了,这时候还可怜巴巴让自己心软。

又摸上了他的头,揉乱蔡徐坤的卷毛。

“知道啦。”

“能提前盖个章吗?”怀里人那点可怜味道立刻烟消云散,勾起嘴唇猛地咬上朱正廷的腺体。

“蔡徐坤!你是狗吗?”

“玫瑰和玫瑰,我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玄关处的范丞丞一只手撑着脸颊翻白眼,脸上满是这个年纪不该拥有的成熟的无奈。

“哎,你们就早恋吧,我迟早有一点捅出来,让你们后悔。”他脑袋里手起刀落,是拆散牛郎织女的王母娘娘。


—————————END—————————

权贵的还在写。

我眼里的珍珠糖对弟弟真的有没由来的责任感。可能从星动开始就看储蓄卡了,所以储蓄卡在我的印象里一直都是软乎乎的弟弟,虽然台上很酷但平时太可爱啦!





评论(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