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无事听春雷。

微博:盐五许_

【毕侃】黑兔子·白兔子(上)

-童话故事
-灵感来源以前囤的一套绘本




[通往舞会的路有两条,你这条,我这条。]

毕雯珺一直以为这个城市只有自己一只兔子。

每天去超市买一斤青菜,两斤莴苣和三斤胡萝卜,没人会多看他一眼,除非因为他的长相,新鲜的少年气从身体里喷涌而出像早晨被露水粘过的蔬菜,水灵灵的。

他知道那个夸他的阿姨没有恶意,甚至有点开心,因为他喜欢蔬菜。

当然,没有人觉得这么多蔬菜奇怪,只会说这小伙子是个素食主义者。

可毕雯珺最近遇到了点麻烦。

他买不到一斤青菜,两斤莴苣和三斤胡萝卜了,每天工作完下班去超市只剩一斤胡萝卜,这不太妙,毕雯珺食量挺大的,尤其是工作后。

对,他需要工作,在市中心的一幢高楼里,像正常人一样工作。

晚上再做回兔子,啃莴苣叶和胡萝卜,白团子在黑暗里咔哧咔哧地咀嚼,吃不掉就储存在自己花两个月工资买下来的超大号电冰箱。

可最近不够吃,冰箱里的存货都快没了。

毕雯珺蹲在沙发上发呆,囤在床底下发呆,变成人抱着胡萝卜靠枕发呆。

他决定行动起来。

穿上自己最喜欢的印胡萝卜刺绣的卫衣,毕雯珺早早蹲在了超市的蔬菜货架旁边,悄悄探半个头出来打量,双手捧着脸颊叹气。

“小伙子又来啦!”货架旁边称重的阿姨嗓门很亮,但毕雯珺知道只有自己去买蔬菜的时候才能这么又亮又温柔。

“明明很隐蔽啊!”毕雯珺念叨,迈步往外走去,定睛一瞧,又蹲了回去。

阿姨叫的不是自己。

是另一只动物。

毕雯珺隐约间血液沸腾了,小圆尾巴倏地窜出来,耳朵也有点起势。

那个男孩儿顶着头浅金色的头发,白t白短裤,垂着眼睛研究蔬菜,间歇抬头和阿姨唠两句,说得头头是道。

不知道怎的,毕雯珺就觉得他是个肉食动物。

可能是因为他笑的时候小小的尖牙。

毕雯珺脑袋一转,尾巴不由地打了颤,不自觉收了回去,他还是第一次碰到人形的食肉动物。

正胡思乱想着,一张放大的脸闯进自己视线,黝黑的瞳孔直勾勾地对准毕雯珺的眼睛。

“找到你了。”尖牙随着开朗的笑又冒了出来,“你偷看我好久。”


毕雯珺眼神飘忽不定,打心眼里升起些惧意,可又感受不到危险气息。

他抬头,重新对上那双眼睛。

“你是什么?”毕雯珺听见自己颤巍巍的声音,“狐狸吗?”

他猜测是狐狸,乖张又藏着去不掉的邪气。

男孩儿一脸惊讶,皱着眉头朝他发小脾气:“我也是兔子啊,笨蛋!”

这下轮到毕雯珺惊讶了,凝神审视了一番:“不信。”

小男孩儿脸涨得通红:“你别不信!我——”

“你可以证明?”

“不是!我,命令你,做我的配偶!”中气十足吼了出来,说完像是放下了什么,笑意盈盈,“做我配偶,听到没有!”

“不行。”毕雯珺想都不想,周围人包括卖蔬菜阿姨的视线都不大对劲,四面八方汇集自己这处惹得心里烦躁。

“真的不行吗?”

“不行!”

“好吧……”他眼见面前男孩噘嘴在地上画圈圈,画得瓷砖地面两个白白净净的圆。

毕雯珺直起身,被拽住了衣角。

“那你能来参加我的舞会吗?”

不能,毕雯珺心里默念,森林深处有玫瑰和茶杯的舞会,他不太感兴趣。

“怎么去?”

但是彩带和胡萝卜小蛋糕,他喜欢。

“去舞会的路有两条,你这条和我这条,你选一下。”

“我这条吧。”不假思索,也不考虑,他认为自己应该能明白。

“那明天见。”

说实在的,这还是毕雯珺第一次参加舞会,工作地点没有,同城的兔子也没有,所以没有舞会。

狐狸真的会忽悠人,他想起明天得请假就小声埋怨。

背带裤领结和小卷发,舞会必备,毕雯珺站在草坪上迷路了。

“我这条路”不太好找,他即使到森林入口也没悟出来,对狐狸的怨气幽幽穿过树梢飘进去。

要知道,今天特地露了耳朵尾巴,还做了一整晚的胡萝卜饼干,他不想白费这个精力。

他跺脚,胡萝卜饼干甩出去一块,微不可察地感叹:“狐狸真的很讨厌。”

话音刚落一个石子儿就砸在自己头上,正上方的树枝上男孩晃着两条腿冲他做鬼脸,手里还有个没扔出去的石子。

“你这是种族偏见!”男孩张口冲着他叫,又把剩下那颗石子儿丢下来,“而且我说了我不是狐狸!”

毕雯珺跨一步躲开从天而降的石子,没躲开从天而降的人型生物。

眼前一阵黑再清明过来的时候男孩已经跨坐在自己腰上了,嘴里念念有词:“我不是狐狸,我是兔子!”

“可你为什么不能证明?”毕雯珺反问。

“我就是兔子!”

自始至终就这一句话。狐狸真会忽悠人,毕雯珺拍拍他的后背示意起身,背着他又给自己的判断句做了实例证明。

“其实你应该选‘你这条路’的。”

“有什么差别?”

“我在哪儿等着你的差别。”

为什么等我,毕雯珺没问。

————————TBC————————






评论(18)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