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无事听春雷。

微博:盐五许_

【毕侃】浑水4-5

-副洋灵杰芙
-社会了点
-521也是好日子,必须更




4.



不要!

李希侃心底有个声音在尖叫。对于“杀”这个字他的认知很少,最多的也许是杀鱼杀鸡,但显然,他这十几年并没有很多机会体验。

当然,小巷子里闹剧般的矛盾在他后来的回忆中也和杀人扯不上关系,对他来说,失去理智撕心裂肺的痛苦,只是精神全无的自杀而已。

毕雯珺对他浅浅地笑,凝视着他的眼睛,被一个人完全包裹进瞳孔的感觉很舒服,李希侃心脏跳动的频率加快,酸涩的饱涨感一下漫到嗓子眼,他没法形容,太久不好好说话,张了口也发不出声音。


“回答一下,要不要杀了他们?”毕雯珺把视线转到地上捆在一起的人身上,“不觉得眼熟吗?”

李希侃努力淡化对溃烂皮肤的注意,仔仔细细地打量他们。

他皱着眉头,习惯性地眯了眯眼睛,才认出他们是巷子里的人。一个是为首的胖子,一个,是鹌鹑似的,他的同行。

李希侃想摇头,但此刻的脖颈有些僵硬,他定在那儿像个石像,其实五脏六腑都难受得要搅在一起。

“我……我不太想。”嗓子没清,喑哑着想被刺划过喉咙,不过总算是说出来了。

“真的不想吗?”

毕雯珺摸着下巴歪了歪脑袋,嘴抿着似乎在思考什么,很快又没了表情,木愣愣的。

李希侃悄悄用余光瞟了一眼毕雯珺的神情,还是没能把头扭过去,不看眼睛就不会被迷惑,他告诉自己。

这几十秒的安静不知道是处刑还是救赎,李希侃等待毕雯珺张口,等待毕雯珺给自己定罪。同意了自己就是他眼里的懦弱罪人,不同意就是沾血的杀人犯。

李希侃竖着耳朵怕错过答案,小心翼翼地呼吸,血液循环加快之后脸上泛起一层薄红。

“也许不行。”毕雯珺终于出了声,从旁边柜子里抽出一把小小的匕首,递到李希侃面前。

匕首亮堂堂的一道光,刺到李希侃眼睛里,不由地晃神了一会儿,伸手要接过来,没抓住,毕雯珺又把手收了回去。

“等下。”

毕雯珺从胸口内侧口袋里拿出一支钢笔,拔出笔盖儿,笔尖在灯光下也和匕首一样,银色的尖锐的光。

不了吧,他可不想用钢笔做凶器,李希侃这时候颈椎倒是不再僵硬了,慌忙摇了摇头。但拿着笔的人还是一点点接近他,他不敢逃,只能往眼里掺点若有若无的希冀,然后把眼神交给毕雯珺。

一双手轻轻按住他拨浪鼓似的脑袋,往上抬了些许,指节蹭过他脑门上皮肤,酥酥麻麻,是毕雯珺独有的,可以给李希侃带来奇异感觉的能力。

“头发挡住眼睛了。”

是有点长,上次剪还是三月开头,毕雯珺把他的刘海往一边顺,掰开笔盖儿上的笔夹卡了上去,不算太紧,只要不是剧烈运动应该不会掉。

李希侃稍稍抬头就能看到他认真给自己顺刘海儿的脸,嘭地一下胀开一阵甜味,从被毕雯珺碰到的头发丝开始,蔓延到四肢的每一根血管。

“好了。”

李希侃几乎忘记现在的处境,直到那把匕首又一次递到自己面前。

“开始吧。”

闻言,李希侃不动声色地摸了摸夹住自己头发的那个笔盖,往裤子上用力擦自己手心的汗。嘴唇舔了太多次,干巴巴的还有点疼,他看着毕雯珺手上没有笔盖的钢笔。

任性总是没由来,即使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资格,李希侃脱口而出:“能把钢笔也送我吗?”

“能吗,毕雯珺?”他又问了一遍,那一刻嘴唇的开合让他觉得是在朗诵哪首诗歌,其实诗歌也就三个字而已。

毕雯珺对他笑,举了举手中的钢笔,李希侃又分了神。

这点功夫里毕雯珺已经把那两人的束缚解开了。

躺着的两个人也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自由,奋力挪动身体,无果。毕雯珺一手掐住一个人的脖子,狠狠地把他们扣在地上,然后示意李希侃到他身边来。

“你自己来吧!”

毕雯珺松开手,几个步子就跨到了旁边。

地上两人迅速窜了起来,身上的伤口剧烈的动作后又开始流血,他们的脸皱成一团但好像失去了痛感。

李希侃握着匕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两边对峙着,可谁都不行动。

在旁边的毕雯珺似乎看不下去了。

“这样吧,你们如果赢了他,就放你们走。”他对着那两人说话的时候指了指李希侃,然后又在柜子里翻找什么,金属碰撞的声音叮叮当当的。

一瞬间的冷意拂过李希侃的全身,他看到对面两人的眼睛在灯下噌地亮了,连身体都隐隐发抖,也许是兴奋,他猜想。

他们死死地盯着毕雯珺的背影,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李希侃也是。这时候只有毕雯珺一个人是至高无上的,他才是这间屋子里的绝对权力。


那人缓缓转过身,往地上扔了两个东西,有些好玩儿,李希侃攥紧手里的匕首,看着地上两把小水果刀。

不过对面两人不打算挑剔,李希侃不知道他们之前究竟看到了什么或者说经历了什么,一味地表现出他们极端的欲望。

即使瘸着腿,他们也丝毫不放下速度,飞快地往李希侃这里冲。

李希侃仗着自己身体优势,一次又一次躲开,他下不去手,这感觉太陌生,虽然他现在也不是非常理智。

两个人夹着让他觉得很难办,李希侃用力踹了一脚,把矮个子踹倒,转过头躲胖子的水果刀。可惜这时候的他那个胆小的前辈也不怕疼了似的,跟弹簧一样又站了起来,龇着全是血的牙,猛地袭上李希侃的后背。

水果刀也是刀,肩膀上的布料被划开了,肩胛骨上方一道口子就开始流血。

李希侃转头还想再踹他一脚,没踢中,被吐了一口血沫,矮个子对他咧嘴笑,喉咙里含糊不清的吞咽声。

胖子手上的刀就没停过,往他脸上划过去,李希侃反应过来撇开头,肩膀又是一道口子。

他突然知道躲没用了,前面不是狼,后方也不是虎,都是活生生的高等动物,是在死亡边缘的染了兽性的人,又不缺人的一切特性,比如算计。

李希侃往毕雯珺的那个方向退,把头上有点松开的笔盖儿取下来,递给他,只要在他周围另外两个人就不太敢靠近。

“帮我保管下,谢谢。”

他看着毕雯珺接过,握在手里,唰一下自己冲到矮个子旁边,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匕首捅进他的肚子。

很费力气,拔出来,又一次捅在胸口,矮个子更像个血人了,李希侃有些恍惚,很难又很简单,伤害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但心绞痛一样让自己难受。

他手微微抖动,用力把匕首拔出来,不敢松开,他迅速瞥了毕雯珺一眼,抱着手臂站在那儿,像是在看一段无脑动画片,不过是带血腥暴力的。

胖子这时候已经要崩溃了,不过力气大很多,李希侃能看见他眼里的泪,混着脸上的血和灰尘,一块一块的,很脏。

李希侃突然就不想动了,他愣愣地站在那儿,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匕首,还是有银色的光,不过更多的红色液体。

几乎是求救般,他把目光投向了毕雯珺,李希侃并不想见到这种场面,他恐惧,他畏缩,他想流泪。

可流不出来,也来不及流,只能就着一点点哭腔让自己全身像被雷击中一样抖动,眼睛没离开过毕雯珺。

胖子低吼着往他冲到他面前作势要砍,但李希侃动不了,手脚都是,麻痹感控制住他。

他听见自己嘴里的声音。

“毕雯珺!”

闭上眼睛不想再去看周围的任何东西。

五感此刻都消失了,他被抛进一个失重的空间,没人能拉他出去。

好吧,除了毕雯珺。

毕雯珺直接把他扛出了那个房间,头向下脑充血让他倏地睁开眼。毕雯珺太瘦了,肩膀硌在自己的肚子上,隐隐作痛,李希侃突然笑了,他拍拍近在眼前的毕雯珺的腰。

“钢笔带出来了吗?”

“带了。”

他咬咬嘴唇,又憋出一句:“对不起。”

毕雯珺没再理他,又把他扔到客厅的沙发上,和第一次来这里同样的位置。

“你在生气。”

李希侃发现了自己可以感知到毕雯珺的小情绪,即使不那么明显,要么是自己的特殊能力,要么,是毕雯珺没有隐藏。

没有回应,他一个人傻愣愣坐在那儿,晃了几下腿,被肩膀上的口子疼得龇牙咧嘴。








5.

毕侃   浑水(五)



李希侃还在思考毕雯珺为什么生气,怎么才能消气,他还想着快点拿到那只钢笔,他喜欢那个笔盖儿,夹刘海很方便,给他夹刘海的人也不错。

然后就等到了木子洋和灵超。

“又是你啊,小朋友?”说话的人看起来几乎比毕雯珺还高,靠近之后还捏了捏李希侃的下巴,“真的挺俊俏的。”


李希侃甩开他的手,他并不认识木子洋,头一歪才看到后面那个睁大眼睛瞪他的男孩,整张脸就剩眼睛了一样,他有点莫名其妙,但不甘示弱,用力睁大自己的内双瞪回去,一会儿就累了,眨巴眼睛不再看他。


高个儿开始解他的衣服,李希侃反应过来胸口已经一阵凉意了,赶忙捂住自己。

“你要干嘛!”

那人也一脸笑意,话里调侃:“我还能干嘛,给你看伤口啊?”

李希侃仍是捂着不松手,咻地一下窜到沙发后面和他们对峙,分明是忘了这两人是正大光明打开门进来的。

木子洋觉得好笑:“你上次在这儿躺着也是我给你治的,过来吧,小朋友!”

“……真的吗?”

“还能是假的吗!”还没等木子洋说话,灵超先开口驳了一句,“事儿妈,给你看病还话多!”

李希侃无奈,听着明显比自己小的男孩恶狠狠的语气,也不好和他多计较,坐下来让木子洋看自己的伤口。

他始终打量着灵超,但那个小孩自从凶了自己一句之后就再也没把视线转过来,直勾勾地盯着前面这个男人的动作,或者偶尔看看窗外。

“你不怕吗?”李希侃突然想唠嗑,“不怕这些伤口吗?”

男孩没理他,端坐着看窗外的天发呆。

“灵超,问你话呢。”

男孩的睫毛像春天的蝴蝶,在窗外的空气里飘摇振翅,又扑棱一下子飞回木子洋身上:“怎么了?”

“李希侃问你话。”

“他说什么了?”

“你自己问他。”

“你刚才说了什么?”

伤口带来的疼痛感让他不太舒服,但李希侃没什么脾气,淡淡地重复一遍刚才的话,希望眼前这个小孩儿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怕,不过也还行,见多了。”

“因为跟着他吗?”李希侃抬起一只手指指木子洋。

“对……”男孩儿笑笑,又开口:“他叫木子洋。”

“……哦,那你呢?”

“灵超。”叫木子洋的男人抢在他之前回答。

李希侃看不大明白他们两个。像中间隔了一堵墙,永远有扯不干净的疏离感,即使他们黏在一起的样子像观音座下的童子,像他破旧居民楼顶楼门上从来没换过的春联,非要成双成对的。

他突然有点想那个小套间,里面还有他存了好多年的啤酒瓶盖儿。

想着想着就愣了神,眼睛失去焦点投进虚空,其实正好对上木子洋头顶的发旋儿。木子洋抬头看到他的神情,又没忍住,狠狠拧了一把他的脸蛋。

灵超好像又不开心了,木子洋去找毕雯珺他没跟着,倒是一直跟着李希侃。

“弟弟,今年多大了?”

李希侃也乐得开心,有个小孩子可以陪他说话。但这个小孩子不太待见他,在木子洋面前已经很明显了,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更甚。

“你别信木子洋的话,大多数。”灵超对他的问题恍若未闻,自顾自说起来。

“怎么说呢,不是所有的话,是如果涉及到喜欢,涉及到爱,你千万别信。之前就有很多人相信了,结果不太好。”

“怎么不好?”李希侃还想和灵超聊天,可他有点停不下来。

“你不会想遇到的,爱情太难解释了。”

小屁孩儿和自己谈爱情,李希侃嗤之以鼻,不过是在心里,他的确从来没思考过这些,但他同意灵超的话,他也觉得木子洋不太可靠,可能是因为气质过于放纵,长相过于多情。

他突然想起来毕雯珺眼睛下面的那颗泪痣,听说上辈子太多情,惹出的情债和眼泪才会化成这颗痣,李希侃有那么一点点在意。

“那毕雯珺呢,他怎么样?”

“不知道。”灵超见李希侃认同了自己的话以后态度缓和了很多,苦恼了一会儿,“反正比木子洋好吧!”

“对了,我要过生日了,就这个月,毕先生求说要给我办生日宴,你们会来玩吗?”

“会。”

提到这个李希侃有点兴奋,生日对他来说陌生很久,他从不排斥好的体验,也不怕接受这样过高的快乐,也许是时间留下的后遗症,好的东西他能轻松地全盘接收。

等穿着西装站在大厅中间的时候不真切才爬上心尖尖,人影攒动,来来往往的都是衣着讲究的先生女士,偏偏这时候他不是远远的旁观者,是视线的聚集点。

他站在毕雯珺旁边,中间隔了不到一米,头发打理过挡不住眼睛,但他还是把后来从毕雯珺那儿要来的钢笔带着了,放在西装裤兜里。

“犬子李希侃、毕雯珺。”

一瞬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直直盯着他和毕雯珺,李希侃晃神,克制住自己想要往毕雯珺身边移动的欲望。

他只能在人群里找熟悉面孔,缓和情绪,灵超躲在木子洋身后偷偷朝他挥了下手,他不太看得清远处的人脸,但认出他们俩。

即使面无表情,灵超那张板着的脸蛋也是神仙,他对着那个方向咧了咧嘴,尽力让自己笑得自然。

可灵超后来跟他说,他以为李希侃当时像在拍证件照,硬邦邦的。

毕先生说完一通就放他们俩自由行动了,李希侃不离毕雯珺,外人看着,像毕雯珺亦步亦趋地黏着他。

李希侃有些受宠若惊,今晚的毕雯珺不太像他。平时的他很淡,轻轻柔柔的一缕烟,但锐利袭人,今晚的他敛去所有的个性,像个普通的,拥有漂亮脸蛋的人。

他对毕雯珺的各方面都看得很准,这次他是真的确定了,不太明显,但他确定,李希侃想多观察一会儿,被眼前的酒杯打断了。

“听闻毕家少爷很久,今天终于一睹真容,真是气质不凡!”

李希侃以为是对毕雯珺说的,微微侧过身子,不挡住他,然后就被轻轻扯正了站姿,耳边一道热气,淡淡的酒精味道让他思考耳膜是不是能接收香气传到鼻腔。

“你的生日。”

“谢谢,各位开心就好。”他抿了一小口酒,和人握了握手,看起来大方又得体。那个破旧的棉服早就不知道到哪儿去了,连同裹在棉服里的小偷都在李希侃的世界里被掩埋很久了,人怀旧,但足够满意就开始健忘。

喝了一圈下来,他的脸颊发烫,倒也没醉,只是有点云里雾里,毕雯珺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他趴在阳台上吹风,快乐地觉得下一秒就飞上了天,然后对楼下空荡荡的花园说:“我在过生日!”

没有声音。

“我在过生日!”他又喊了一遍。

“但是没有蛋糕……”李希侃抬头,“没有蛋糕,爸爸。”

他飞不上天,天上只有几颗星星,不知道是不是在努力发光,李希侃眼睛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



———————TBC———————




































评论(43)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