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盐水鸭代购,和鸭舌吻爱好者。


微博:盐五许_

【毕侃】限定时光机(一发完)

-六三贺文(dei卜起六一没写完)
-又是沙雕魔幻主义
-有微量权贵
-祝大家六三快乐
-特别鸣谢蓝胖子友情出演




1.

对于一个满20周岁的成年人来说,6月1号在认知里只可以分成两种,一个是工作日的6月1号,另一个是假期的6月1号。


很不幸,2018年的这一天是前者。

李希侃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刷了一遍朋友圈,看着清一色的宝宝过节啦童年照购物车截图,龇牙表示不屑。

一人缩在被子里握拳,笑话!优秀的成年人提前就买好零食和玩具了好吗?并且备忘录上有完整的六一计划。

[6.1]李希侃宝宝的六一儿童节
练习 吃饭 穿周刊少年合作款看七龙珠

再次确认备忘录之后李希侃又没忍住埋进枕头里哼唧,空调开一整夜,房间里很舒服,露在被子外面的皮肤起了一点鸡皮疙瘩,偏偏后背有团小火炉,烧得他心烦意乱。

猛地翻身,寻找热源,对上一双含着泪的眼睛。

李希侃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对床上的不明生物大喊:“什么东西?”回应他的只有一阵压抑着的抽泣声。

“你到底是谁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不太妙,他仔细打量一番,看清楚那个哭得脸皱巴巴的小孩之后,立刻跑到客厅给黄新淳打了个电话。

“新淳!不好了!老毕变成小屁孩了!”

“儿童节你梦回2008是吗,过阵子就奥运会了你要不要买一下开幕式门票?”黄新淳看了眼旁边在练习室尽情k歌的毕雯珺,“你犯什么病?”

“真的,就在我床上,我看过老毕小时候照片,一模一样!”

“可雯珺就在我旁边……”

“……”大脑飞速运作,在五秒钟内李希侃理清思路作出判断:“难道……是老毕的私生子?”

电话那头黄新淳几步迈到角落里,捂着嘴道:“我看有可能。”

“嘟————嘟————”

被挂断电话的人转头看了眼毫不知情的毕雯珺,心中默念行得正,端得直十遍,关掉音乐伴奏,抢过话筒重操旧业。

“这里是小黄人广播站,毕雯珺同学,您的男朋友李希侃,邀请您今天请假去他宿舍一趟,火速,现在。”

“怎么了?”

“不知道,总之你快去,我觉得不太好。”你的未来不太好。


2.

英俊,优雅,霸道,成熟。

乐华众人的生存态度。

但此刻他们身上一点没有,面无表情毕雯珺,心虚不已黄新淳,探头探脑斯汀范。

“司机叔叔!什么时候能到,麻烦您再开快点!”

“闭嘴黄明昊,这样下去雯珺哥只会更着急。”范丞丞扯回把头卡在驾驶座和副驾驶隔缝的人,一脸正气地指责:“毕竟瞒着对象有私生子这种行为被发现肯定很着急。”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我的温州哥哥太可怜了。”

“哎,是有点儿。”

“你以后可别这么对我!”

“诶,我们还未成年呢,你害不害臊。”好惨,他们的话题男主人公之一毕雯珺也还没到21周岁罢了。

黄新淳缩在旁边,瞥到后视镜里毕雯珺托着下巴要翻上天的白眼不作声,立志维持乐华该有的形象。

接着和毕雯珺对上了眼,他手一甩挡住眼睛作沉思状,间歇几声不尴不尬的咳嗽为旁边两个话篓子当伴奏。

做人还是得实诚。

他在心里默念,拿手机给副驾驶座的人发了条微信,五个字——老毕我错了,换来一个眼珠黑白分明,暖黄皮的原始微笑。



3.

“做人得实诚!”

李希侃牵着哭哭啼啼的小孩来开门的时候,张口就是一句教育性箴言,明明是黏糊糊的南方口音,非要拗成北方腔调,可被堵在门外的众人恍若未闻,齐刷刷在小孩儿面前刷起存在感。

“小朋友,别哭,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呀?”黄明昊眯起眼睛笑得像只奶猫。

“别问了,他说他叫毕雯珺。”

“不是,不是说你爸的名字,说你自己的。”话音刚落,就吃了毕雯珺一记爆栗。

“什么爸不爸,儿子不儿子的……”他蹲下对着和自己几乎没什么差别的缩小版脸蛋儿,咧开一个温和无菌的笑,“你为什么到这里来?”

小孩儿对自己的长相没太多认知,就觉得面前这人和自己爸爸有点神似,放下戒心:“我……我也不知道,早上眼睛一睁就在这里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说这话时还瞥了眼李希侃,见他面上仍是一片僵硬,扑进毕雯珺怀里默默流眼泪。

“好凶……”嘴里嘟囔,“这个哥哥好凶……”

李希侃原本僵硬的脸此刻更甚,归根结底是他并不太会和小孩打交道,没控制好表情,谁知道把孩子吓到了。

他盘腿坐地上捧着腮帮子跟自己怄气,眼镜挂在鼻梁,碎头发遮了一半眼睛,毕雯珺怀里抱着小孩,腾出只手替他拨了拨刘海儿,挠了挠狐狸下巴讪笑。

“那怎么把他送回去呢?”一语道醒心看热闹的几人。

“我猜,今天是儿童节,所以他才能穿越来!过了今天就可以回去。”黄明昊你可真是个小机灵儿,他说完告诉自己。

“你可拉倒吧,在这儿扯,我还说他坐时光机过来的呢?”

“也不是……没有可能……”李希侃腾地起身从房间里翻出一个哆啦A梦时光机玩具,“我之前买的,昨晚上刚拆快递,可小毕这么大一只,坐不下呀!”

默认了小毕这个称呼,毕雯珺怀里小孩伸手出来要拿不拿的:“哥……哥哥,这能给我玩一会儿吗?”

“那你过来拿!”李希侃张开手臂,成功换来一个热乎乎的拥抱,小毕捣鼓着玩具,鼻头和眼眶还通红一片,“看不出来啊毕雯珺,你小时候还挺爱哭,而且还挺好骗。”

“没有,是他爱哭,不是我。”

毕雯珺下意识里就没把自己和眼前这个毛孩子当成同一个体,即使知道他爱哭,知道他喜欢哆啦A梦也没用,甚至还有点讨厌。

大概人人都这样,小时候的自己只有现在自己的一半,不管是身体还是认知,也许一半都不到,这让他想到自己过去不成熟性格下的小缺小过,脸上发热,再怎么样也喜欢不来曾经的自己。

“我要和他处好关系!”小毕被围在人堆里玩,李希侃把提前买好的零食玩具都贡献出来,还不忘和毕雯珺咬耳朵,“我喜欢他。”

“小时候的我挺讨厌的。”

“不管,他就是你,我要和小时候的你处好关系,也许等小毕回去之后,有了记忆会更早倾倒在我的人格魅力之下。”李希侃两手从鬓角往后撩头发,把镜框撩得七扭八歪,“主要还是因为我喜欢你。”

“是吗?你可别说了,怪不好意思的。”毕雯珺耳朵尖儿红红的,嘴唇往李希侃脸颊上戳了个章。

那边黄新淳立刻捂住小毕雯珺的眼睛,另外俩捂住了对方眼睛,严格注意未成年的用眼保护。



4.

儿童节既然请了假,在宿舍耗着也是耗着,不如出去耍。

六人清一色墨镜出街还挺像模像样的,渔夫帽鸭舌帽口罩随机配备,要不是身形俊俏,可像拐卖儿童作案团伙。被拐卖的就是戴了卡通墨镜脸上带泪痕的小毕雯珺,或者勉强算上02年的黄明昊。


小毕有那么点儿怕生,出门见到不大一样的街道和不大一样的衣着打扮,拽着李希侃的手紧了又紧,喉咙里又是一阵哼唧呜咽声。

“怕啥?你看整条街有人比我们帅吗?”范丞丞问他。

“我看是没有,但上热搜可能有。”毕雯珺直接把小毕抱起来扛肩膀上跑起来,李希侃双臂往后一摆,也狐狸似的一溜烟跟了上去。

几个女孩明显很早就认出来他们,没上前,可也没忍住尖叫,在原地啊地几声吓到了不少路人。没跑掉的三人鞠躬和路人表示抱歉,跟粉丝打招呼拍照,心里把毕雯珺李希侃掐个半死。

可等待他们的,不是一次以他们为主力的单方面群殴体验,是哆啦A梦文化衫。

两个一米八往上的年轻人窝在一个小店面里嗑瓜子唠嗑,店老板抱着小毕,仨人身上都是白色短袖,正中间印着个蓝色胖子。

黄新淳张口就笑,直到他看到放在小板凳上叠得整整齐齐的三件同款文化衫,别说,连尺码都很合适,他望向李希侃。

“别看我,小毕要的。”

他望向小毕。

“侃哥,店长阿姨,他凶我。”小孩抓了一把瓜子边咬边哼唧。

“你咋回事儿?怎么凶你雯珺哥!”

“……”他望向老毕。

老毕嗑瓜子正忙。

“机器猫超人组!冲啊!”

当天热搜只缺一个话题——练习生追忆童年携未成年人观看哆啦A梦大电影。

PS.身着统一文化衫。






5.

一直疯到夜里才回去,街上就剩那么零星几个影子,小毕早就趴在毕雯珺身上睡着了,李希侃有一下没一下轻拍他的背,稍稍转头就能看到小毕挤嘟出来的脸颊肉,软乎乎地贴在毕雯珺后背。

黄明昊过来伸手揉,被他一把打开:“别动你雯珺哥!”接着自己捏起来。

“李希侃,不要欺负我。”

“我没有欺负你,我在欺负小时候的你。”他伸手从小毕脸颊划到毕雯珺的下巴,蹭到了一层刚冒出来的胡茬儿,“现在才是欺负你。”

大猫头往手掌心一搁,还眨巴眼睛看他,李希侃闹了个脸红:“你还挺好看的。”

“我早就知道了。”

六人回去在屋子里里打了个通铺,地上一溜子的玩具零食,小毕躺床上打小呼噜,几个人盘在地上打了几局无声斗地主才睡,自动洗衣机里转了一圈,阳台上晾了六件大小不一的衣服。

“明天醒来小毕还会在吗?”李希侃直挺挺地压在毕雯珺肚子上和他拼成一个交叉的十字,“还挺可爱的他。”

“管他呢,反正你醒来会看见我就行了。”

第二天李希侃意外地成了第一个睡醒的,缩毕雯珺怀里,掏手机出来刷了一遍朋友圈,清一色的宝宝过节啦购物车截图,揉了揉眼睛觉着奇怪,六一咋还过两天呢?

锁屏一看,日期也是六月一号。

猛地起身,看小床上鼓出一团,他摇醒毕雯珺:“小毕没回去!”

被子里的生物伸了个大懒腰,钻出来一个脑袋,冲毕雯珺笑笑:“这个哥哥还挺好看的。”

空气凝固,呼吸声都消退一片,时间也似乎僵成越来越小的光点,等黄明昊睁眼坐起来才趋向绽开,炸弹一样噼里啪啦在耳边作响。

“穆佳乐!是你吗!”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我怎么会在这儿?”

———————END——————

波纹金:我想起来当年儿童节第二天背古诗被老师骂了。

利息卡:怎么背的。

波纹金:春眠不觉晓,处……处对象可好。

利息卡:黄明昊,你教了小毕啥!!
























































评论(13)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