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无事听春雷。

微博:盐五许_

【毕侃】浑水10

-应该快完结了
-最近现充只发了一章
-我会努力勤奋的




“喂,灵超,你在哪?”


“我在李希侃这里,跟你说过了。”木子洋揉揉太阳穴,脸上一团郁气,草草叮嘱灵超早点回家之后就挂了电话。

最近实在算不上清闲,把诊所那点事儿忙完,还三不五时地替毕雯珺操个心。毕雯珺现在的状态并不算好,具体他也说不上来,医生看病,却看不出病让他挫败非常,固执地每天往毕家总宅跑就为了看看自己这倒霉弟弟究竟是什么病症,搞得毕雯珺他爸也跟着糟心起来。


多跑了几趟,想法不免也有点着落:“说吧,你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觉得可能是心病,相思成疾。”

木子洋捞着旁边一个抱枕就砸上说话人的脑袋:“你这是神经病!”凶完一通正襟危坐,“别以为我猜不出来你的心思。”

“哥,我不想你掺和进来的。”他看到毕雯珺眉头轻蹙,“可是你必须帮我一次。”

“得了吧,我帮你的还少吗?”木子洋仰面对着天花板,“只是你要知道,我能猜到你想干嘛,你爸也能。”


“无所谓他知不知道,我先谢谢哥了。”说罢,还抿嘴笑起来,眼里头说不清道不明的狡气,也不知道是从谁那儿学来的。

“要帮你什么?”

“你就帮我看好李希侃吧,我觉得他有点儿关系。”

木子洋听闻点头:“怎么?那小子是什么关键吗?”

“是,又或者不是。但我知道我爸当时根本不是无意路过,至于为什么,我早就在他书房见过李希侃的照片。”他看到毕雯珺又开始皱眉,伸手指在脖颈处摩挲,每次一想事情就是这样。

“就这么急着行动?”

“……不甘心而已。”

木子洋拍拍这人肩膀,也不打算多问,做好分内的事,这是两人一贯的相处原则,起身扣上外套扣子,往外走去。更何况他知道毕雯珺的不甘心,虽然很难把这界定,但他知道从何而来。

这么多年来单向服从的后遗症,被安排妥当或者说过分控制的反抗。这一切来源于木子洋本人作为旁观者的主观判断,但不失准确,他也愿意陪这个过分缺少亲情的弟弟胡闹一场。

后头一个声音悠悠飘过来:“上次去他家看过,没什么奇怪的,除了他爸没了。”

他头也不回,挥挥手说再见:“以后再说吧。”又想起什么似的,“你喜欢他吗?”

“谁?李希侃吗……不知道,也没什么感觉。”毕雯珺说这话的时候敛了刚才那难得的,狡黠的笑意,只是眼神愣愣的,整个人也愣愣的,像刚被惊醒没有思考能力一样。

木子洋摇头啧了啧嘴:“那他还挺惨的。”

车停在红灯面前他才开始思考,到底是李希侃和灵超谁更惨,木子洋明显了解自己在感情上偶尔是个混蛋这个事实,但在心安定下来之前,他也愿意一直做混蛋。大多数时候他不是自由的,但一旦有机会自由,他就全心放任陷进洪流里。

毕竟好人被说混蛋心里有落差,但混蛋被说成混蛋只是接受一个描述而已。

开到董又霖那儿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灵超靠在酒吧门口等他,不说话也没有动作。看看吧,又来了,固执无趣,总是不愿过多表现自己的情绪。

其实那点情绪木子洋都摸得通透,只是懒得让灵超发现他的通透而已。

“上车吧,走了。”

“好。”

“等一下!”门内冲出个人,“想问你个问题。”

“怎么了?”木子洋看李希侃有点呼吸不畅。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你,毕雯珺认识我爸吗?”

“他为什么会认识?”木子洋笑笑,“你在这儿好好呆着吧,别惹麻烦了。”

“那,毕先生问我了吗?”

“毕雯珺高中偷跑去地铁边儿上地摊买了张黄碟他都知道,你说他要问你去哪嘛?”

李希侃张口又合上,跟他挥了挥手没再追问。

其实是初中,木子洋骗了他一点儿,高中时候毕雯珺早就把他爸安在周围的几个人收了,只是在他爸面前偶尔都是个淡淡的不走心的样子。

“我走了。”灵超坐在副驾驶,后背紧贴着座位,为了不挡住两人沟通,现在往前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和李希侃说再见,“下次再聊。”

“再等下,能带我去找毕雯珺吗?”车窗刚升上去又被拍个不停。

灵超刚拆开棒棒糖的包装,还没往嘴里送,被伸进来的手抢走:“我说,带我去找毕雯珺吧。”

木子洋又开始烦躁了,绿灯亮起来前面那辆车还不动,他用力拍拍喇叭,后视镜里看见李希侃神质兮兮吮着棒棒糖,再瞥一眼刚给毕雯珺发的没有回复的信息,拍喇叭的手又用力不少。

旁边灵超倒是安安静静坐在那儿,落个乖巧假象,木子洋蹙眉,往他头上糊了一把。

“干嘛?”

“没事儿。”

车七绕八绕,溜了市中心一圈儿,又路过三次董又霖他们酒吧门口,愣是没开到毕雯珺家,棒棒糖都第三根下肚了,舌头含得隐隐作痛。

“木子洋,你今天就是不想带我去找他吧?”李希侃伸手要把棒棒糖棍子往开车这人头发里插。

灵超一把拍开,开口:“对啊,为什么不能带他去找毕雯珺。”

两双眼睛对着自己,一个瞪得像铜铃,一个天真黑亮,木子洋直接电话拨了出去叫毕雯珺速度赶来。

他想着毕雯珺到时候会是怎样的眼神,大概能猜出来,是平静又藏不住怨气的无声指责,让人有点膈应。

可就没想到是李希侃给毕雯珺一拳。

“混蛋!”

木子洋拽开李希侃,心中又无端生出点笑意,这是表面好人被骂混蛋的现场版。

“怎么了?”毕雯珺揉揉嘴角。

“你问我怎么了?为什么这张照片会在那辆车上?”李希侃摊开手掌,照片边角有点湿乎乎的痕迹,对上毕雯珺的眼睛似乎熏出一阵热气。

被质问的人不说话,伸手想接过照片,没够着,想摸摸李希侃的头,也捞了个空。

脸上仍像第一次见面时候,清清冷冷,满不在乎,是隔世的神仙,是不掺半点儿烟火气的桃源地。

但李希侃现在只想揍他,那时候总爱把自己和毕雯珺划成两个世界的个体,他是人,毕雯珺就神鬼妖魔,现在他倒是脑袋清明了,都是一座破庙里出来的和尚,哪有高低贵贱,上手又准备送去一拳。

“我差点没命!你也是!”

我没人稀罕,你最好也别奢求我的。

“你就是个混蛋!骗子!”

骗色骗感情,幸好我没财。

“你到底拿照片儿干嘛去了!”李希侃最后吼了一句,呜咽声又从嗓子冒出了头,“我可不够聪明,别绕弯儿耍我。”

眼泪和六月雨似的,刷一下破空而出,再配晴天艳阳,像场太阳雨。

那个烟味儿的拥抱又来了,裹住身体的那一刻还以为是错觉,爱情骗子的爱情套路,打个巴掌再给甜枣罢了。

谁想到一下被毕雯珺捞进车里,蹭地一下驶出去。

———————TBC————————








































评论(1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