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无事听春雷。

微博:盐五许_

【毕侃】爬虫记事(一发完)

-毕业季
-也许该写个校园恋情三部曲
-狗血俗套暗恋剧情
-bgm有俩,任选
-有权贵

 小半🎵

creep🎵





0.

王子头上的王冠是三层金纸糊成的,他直起身甩了下肩上十块钱一件的劣质红披风,带了一阵风,正好扫在小侍卫的脸上。

不疼,轻飘飘的,但是有股霉味儿,雨天晾衣服之后湿漉漉的馊味。

以及让小侍卫脑内多巴胺快速分泌的专属于王子的高贵的荷尔蒙味道。

他脸上打了个滑稽的腮红,旁边的公主更甚,但舞台光打下来之后全身的劣质产品都成了为他们量身定制的礼服,侍卫服都在反光的样子。

王子眼里有泪,是背着观众挤的眼药水,满脸痛苦地张口背台词:“哦!我的公主,您知道的,爱是盲目的,但并不能永恒,我们能永生幸福永生相爱吗?”

即使是人工泪水,但并不能阻碍这两滴液体在王子的泪痣旁肆虐的时候,让人想到小美人鱼的珍珠,他的睫毛在灯光打在侧脸的时候连弯弯的弧度都在闪光。

观众倒吸一口凉气,有几个感性的女孩几乎哽咽起来,没人能拒绝美色,没人能否认美色。

和王子同台的人也是,公主就是其中之一,她盯着那滴眼药水忘词了,脸颊瞬间爬上一片绯红。

小侍卫也是,魔障一样,猛地扔掉手上硬纸板糊成的剑,脸上都是脏兮兮的,有点让人倒胃口的泪水,这家租赁店的侍卫服未免太闷人了,汗水也打湿了小侍卫的鬓角。

他双眼通红,对着王子大喊:“才不是!爱才不是盲目的!爱可以是永恒的!”整个礼堂倏地寂静下来,他的声音在空间回荡,但似乎没人回应他。

说完抽泣着走到王子的面前。

李希侃单膝跪地,捧着毕雯珺的手,轻轻的吻上去,眼泪也跟着流在被握着的那只手上,说:

“我会永远爱你。”

完了。

脑中的烟花瞬间炸裂开来,他被炸裂的火光冲开,临死前无力的慢动作。飘飘摇摇,晃晃悠悠,放慢的时候,他旋转,翻滚,手臂张开,像跳了一曲失重的华尔兹。

我完了。

李希侃告诉自己。




1.



地上那只爬虫出现的不合时宜,学校绿化带说实话很少看到它的同类,旁边人一波接着一波冲向食堂,四节课脑细胞的消耗往往伴随着都是难以忍受的胃的空荡荡,吃饭比注意到它重要得多。

但李希侃蹲下来用食指指尖戳了戳它。他向来不太会划重点,考前梦到的文言文多半是全班公认的免复习考点。显然这个时候他也抓错了,饿的时候没人想看虫,不能开胃,不能充饥。虽然真的想用作充饥也不是不行。

碰上的瞬间小爬虫缩成了一个团儿,严丝合缝的,好像谁都伤不了它。李希侃笑笑,恶劣地用两只手指捏着它轻揉了一会儿,放到旁边的土上,抬腿往前追上黄明昊。

“快点,李希侃!再不跑你能吃到啥你动脑子想想!”

“我来了!食堂有什么好吃的,你吃得又不多!”李希侃声音不大,嘴张不开似的总是黏黏糊糊的。

黄明昊老神在在地勒住李希侃的肩膀:“你不懂,吃和吃得多是两回事,就算是食堂我们也要用品五星级餐厅的眼光去看。”

“……”

“抬头看,”他抬起李希侃的下巴,“幻想一下,是不是整个食堂都笼罩在一片金光里!”

李希侃看全是学生显得更暗沉沉一片的建筑,微笑着对黄明昊说:“对,金光灿灿,我迫不及待了,快去吃为我们定制的法国料理吧!”

然后他在坐在中间裂一道缝的塑料凳子上啃有点儿塞牙的干巴巴的鸡腿,看着黄明昊盘子里切得整齐的红烧肉。

“多吃点儿,黄明昊!”那个双手拖着脸颊和他们坐一桌的人嘴脸在这时候的李希侃看来就是险恶。

他们仨不常在一起吃饭,但只要范丞丞课下得早,就一定要提前去食堂给黄明昊把饭菜打好等他。今天就是体育课下课,范丞丞满头汗,脸蒸得通红,像脱水而出的猴儿,三两口就扒完了饭,攥着瓶冰水看黄明昊吃饭。

李希侃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鸡腿肉没咀嚼够正好噎到他,灌下一整碗食堂不要钱的白开水味儿的汤才缓过来:“范丞丞,黄明昊,我告诉你们!再敢在我面前这样那样的,我就拿筷子……戳死你们!”两根筷子一支对着一个人,瞄准似的,作势要扔。

两人默契各往两边闪,中间空了一大块,就是那时候他发现坐他们后面桌的是毕雯珺,也就是那时候,李希侃不小心脱了手。

他猜测筷子的运动路线应该是抛物线,咻咻两下正中毕雯珺后背。当时自己的表情李希侃已经记不清了,但他清清楚楚记得自己的情绪,恨啊,真的恨,为什么食堂今天套餐里的鸡腿是红烧。

筷子尖儿戳到毕雯珺白色校服上是两个酱油色的点。

李希侃愣了一秒,迅速缩起身子躲到食堂小桌底下,借着范丞丞和黄明昊两人裤腿缝悄悄打量。

毕雯珺回头瞥了四周一圈,没发现什么异样,歪了下脖子继续低头扒饭。

应该再多用筷子点五个点,李希侃想,那样会比较像七星瓢虫。腿弯有点儿酸的时候他才想到从桌底下挪出来,手背上一阵火辣辣,凝神一看,估计是躲下去时候划到桌角了。还好只是破皮,血就那么零星两点,用纸擦几分钟就不往外冒了。

被他戳中后背的人早走了,李希侃也把自己盘子送到回收处。下午体育课照例绕操场跑三圈热身,老师不乐意整队,他们一条长龙歪歪扭扭地就跑起来,在他前头的就是黄明昊。手上那道小口子被汗渍扎疼了才觉着不对劲,跑偏一点儿凑到前面开口:“诶,黄明昊,你说我躲什么啊?”

黄明昊呼出一长串气儿,头也没回:“鬼知道,你见着毕雯珺就和老鼠见到猫似的。”

“你怎么说话呢!他最多就Tom好吗?”李希侃又退到自己原来的位置,气不过似的,踩掉黄明昊的后跟。

黄明昊单脚跳到旁边跑道上,穿鞋。

“诶,雯珺,你们也上体育课啊?”他单脚跳之前冲着李希侃后头喊了一声,后面是另一个班跟着跑圈儿的声音。

李希侃一个标准九十度拐弯离队,摆着手臂钻进旁边的灌木丛里。

被灌木枝勾破校服裤角的瞬间,他想起来毕雯珺他们班体育课根本不是今天,脚腕上边儿的又被刮了道口子。李希侃叹气,掸掸裤腿的灰尘,横穿操场追上班级的队伍。

黄明昊笑盈盈地冲他挑了个眉:“没被猫逮着啊?”

“没啊,但你要被我逮着了!”

“我说,你真要去演那什么话剧?”黄明昊坐在小卖部外头的椅子上吸泡面,话说一半被范丞丞往嘴里递了截火腿肠,吧唧半天才再次开口:“你可想清楚,毕雯珺也演啊,你俩碰上得是什么天雷勾地火。”

李希侃端起碗喝了一口泡面汤:“拉倒吧,顶多冰与火之歌。”





2.

要说李希侃也不是天生怂人,更不是什么天生绿叶。

自打幼儿园小班起就是能唱会跳、能说会道的人精,当然也是班里的宠儿,为了让他戏份够多,班级排话剧演《白雪公主》都一致要求他演主角白雪公主的那种。

只有最后几分钟出现的王子可不能体现他的实力。

可偏偏碰上毕雯珺他就总当配角,这人就是他升了初中后前两年的人间噩梦。

那两年班里活动,但凡有毕雯珺的他都是小角色,毕雯珺演讲他观众,毕雯珺第一他第二,毕雯珺白雪公主,他就是陪公主在森林里耍的小动物。虽然毕雯珺没肯演罢了。

第三年不是了。

第三年正赶上两人身高都开始抽条,一齐从吃粉笔灰的座位调到闻垃圾桶的座位,全班独他俩单坐,不同组的最后。

顺理成章地,再怎么不说话的人坐靠着也得熟起来,更何况他俩也算是有点儿共同话题的人。

就是这时候李希侃发现不对劲的。

后门那儿总有隔壁班小姑娘来偷看,看李希侃的有,不过多半是来看毕雯珺的。视线越过李希侃,小心翼翼地落到他旁边那组最后一个座位上。

视线虽然小心翼翼,但总不乏热情在里头,小女孩那时候隐隐绰绰的暗恋情绪都快把中间的李希侃烧着了,不免烦躁。

他猛踹旁边那人凳子一脚,换来一个无辜的眼神。

也许是学校新刷的教学楼太白了,李希侃觉得毕雯珺被衬得白嫩嫩的,配上学校白一块绿一块的校服,像颗大白菜。

还是颗玉做的白菜,连教室后头常年不减的垃圾桶味儿都成了天神下凡时带来的一阵仙气。

“怎么了,李希侃?”毕雯珺好脾气地望着他。

李希侃眼神乱飞,跟蝴蝶似的落在毕雯珺眼下的泪痣上,在被对方抓住之前又飞快逃开。

“没事儿,我说……”李希侃盯着毕雯珺的嘴唇,也舔舔自己的,眼神有点儿涣散,像极了数学课上一半的样子,“外头总有人来看你,看得我毛毛的。”

毕雯珺后知后觉地把脸转向后门,只捕捉到几件校服边角的影子。

“你怎么知道是来看我的,说不定是你呢?”他反问李希侃。

李希侃想送他一个白眼,眼珠还没翻上天就被毕雯珺的手吓了回来。毕雯珺一步跨到他面前,往他嘴唇边上蹭了一下。

“有脏东西。”那人又一步坐回去,直勾勾盯着李希侃等着他的回答。

“怎……怎么可能是看我呢?”李希侃转脸对着黑板,有点儿结巴。

“可是你很讨人喜欢啊……”

那时候正差不多变声期,毕雯珺声音掺了点哑可还是干净,李希侃听到就觉着黑板上的粉笔划在他心脏了,磨得他生疼。

等到后来的晚上那个旖旎的、让他面红心跳的梦做完之后,他终于偷偷翻出户口本,裤兜里揣着生活费,跑到医院,挂了个号。挂的是儿科,一进门就悄声问那个医生:

“医生,我同学,一男的,说他喜欢男孩儿,是生病了吗?”





3.

“我猜可能是病了。”那医生愣住了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待的时间太难捱了,李希侃自顾自撂下这句话就落荒而逃。

他花了不少时间接受这件事,也在这么多时间里落了个一见毕雯珺就躲的毛病。

倒也不是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不谈其它,按李希侃的想法来看,他也只是担心单恋无终而已。

也不是没想过告白,在遇到范丞丞和黄明昊之后,相似的人更容易产生共感,也更容易吸引彼此。

李希侃偶尔和他们俩报团取暖,多数时候是看他们肆意自在地相爱。

那些肆意里藏着的隐秘有多少,他很难去评估也无法去窥探,但李希侃知道,这一点少年人的妄为心态他实在需要拥有。

渴望恋爱、渴望和毕雯珺在一起的欲望真正战胜他的时候是一个平安夜。

校规明令禁止的早恋对当代多数青少年来说是没用的,更何况硬规矩的正确与否在不同人看来是不一样的,平安夜是一个契机。

李希侃坐在黄明昊旁边,看他拿着个小卖部五块钱一个带包装的平安果写信,说是不给李希侃看,其实他坐在旁边撑着下巴瞟几眼就能看清。

无非就是些琐碎,念叨多穿衣服多保暖,少吃零食多睡觉,一起奋斗上大学。

“你平时和范丞丞不也这么说话,让他别摸你屁股非要在这里头说吗?”李希侃搓着自己刘海儿问他。

“你不懂!”黄明昊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这是谈恋爱的必要仪式感。”

李希侃切了一声,摸摸裤子口袋里的饭卡,进小卖部拎了盒平安果过来,还有张印着圣诞树的贺卡。

“可以啊,李希侃!这还是你吗?不做老鼠了?”黄明昊扬着张八卦脸。

“红配绿,赛狗屁。”李希侃盯着贺卡转移话题,翘个二郎腿夺过黄明昊手里的笔就开始转,转了十分钟也没想好写什么。

索性从毕雯珺成为他的人间噩梦开始絮叨,写满了贺卡内页两面,密密麻麻的小字,跟爬虫似的挠得他心头痒痒。

李希侃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的身体展开了。

那天夜里的风挺冷的,他们教室刚好在最高的那层楼,晚自习课间都是结伴上厕所不知道嘀咕什么的女孩、绕着办公室门口追逐打闹的男孩,只穿了一件毛衣加校服外套的动人李希侃。

他走到毕雯珺班后门,像初中那些隔壁班女孩儿一样偷看。还是一样坐在最后一排,还是一样迟钝又温柔,瞳孔里一样凝着生动的光点。李希侃才发现,从后门这个角度,右眼角的那颗泪痣正好能被完全收进眼底。

李希侃再次默念一定要胆儿大,用兄弟好的方式把人叫出来,再用谈恋爱的态度把人骗过来。

接着就看到毕雯珺旁边那组最后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生踹了毕雯珺凳子一脚,说:“诶,是不是又有人来找你了?”

声音不大,正好李希侃站在后门口能听见,在趁毕雯珺回头发现他之前,他最后看了一眼,毕雯珺那个和当年一点没差的呆愣愣的无辜眼神。

也许是因为冬天太冷了,展开身体会让人存活不下去。

黄明昊找到李希侃的时候,他就坐在操场上没网的足球门里头啃平安果。

晚上的操场也就入口那儿有几个路灯,其他地方一概是黑黢黢的,讲坏话谈恋爱的好去处。只是到了冬天,冷风一吹没人愿意在外面呆太久,更何况没雪的平安夜,连约会都没人乐意往这儿跑。

借着一点儿夜光,黄明昊才看见李希侃糊了满脸的眼泪。

贺卡被他攥成一团,上头圣诞树直接变成了绿水管。

他说:“李希侃,干嘛呢?”

李希侃没应他。

坐那儿一声不吭啃果子,眼泪簌簌掉个没停,黄明昊就站那儿看着他。等他啃到只剩个核儿,把核儿连外包装一起扔到远处那个垃圾桶,才一起往操场外头走。

“我没胆子为爱走钢索,”李希侃突然开了口,黄明昊意识到他可能是在回答自己一开始的问题,“只能在那儿为爱尝禁果。”

接着抬头一笑,鼻尖红通通的,黄明昊不小心碰到他的手才察觉李希侃的冻得跟个冰块似的。

“你说,要是同性恋不犯法多好呀。”

“可它本来就不犯法。”

“我的意思是……哎……就是合法。”

黄明昊看他缩成一团的肩膀,轻捶了一下,声线跳跃地开口:“会很快的!”

合法没用,得合人啊,他没说。

平安果咬在嘴里面面的,没啥好吃味道,还不如门口几块钱一斤的苹果。







4.



夏天的最后一次汇演,老师商量了意思是一层楼几个班合着出节目,意思是热闹,也方便。

李希侃看到名单上的毕雯珺二话不说就报了名。

果真只要有毕雯珺在他身上的魔咒不会消,分给他的角色是个侍卫,王子贴身的那种。

黄明昊说他总不能跟着初恋一直进坟墓吧,他想想是啊,所以这不是最后一次搞事了嘛!

其实也不过第二次而已。

见到毕雯珺的时候才发现他俩快四年没好好说过话了,怎么都不得劲,特别是看到那个公主就是踹毕雯珺凳子的女生的时候。

毕雯珺向来是个慢热的,几个月才跟你唠上话,中间再隔个几年直接一夜回到解放前,再加上见到早已生疏的老熟人,更尴尬了。

就坐教室凳子上拿着个剧本嘴里念念有词地读,女生坐在他旁边的桌子上,看毕雯珺的眼睛都能冒出情丝了。

李希侃心里发堵,是和女孩隔着他瞅毕雯珺一样的,烦躁感。

他不上前,毕雯珺也不挪窝,两人跟一个升旗手一个护旗手似的,标准间距,一动不动。

最后还是那个女孩叫了李希侃,说咱们来对下词啊。

李希侃才和毕雯珺打了个招呼。

“你们俩认识啊?”女孩说话。

“还行。”毕雯珺立刻接上。

李希侃用脚蹬桌子,腹诽:也没问你熟不熟啊,这么着急撇关系。

对完词以后女生提议一起去吃饭,李希侃连忙挥手拒绝。

“哎,没事儿,让毕雯珺请我们呗!”她大方拍毕雯珺肩膀。

“不了不了,我同学等着我一起呢,下次再说吧,谢谢了啊!”

他把剧本卷成一个筒揣校服口袋里,转头要走,一男一女画面实在扎眼,被一只手拉住。

“李希侃,之前那天……”早就不是变声期时候有点儿掺着破锣味的嗓音了,清亮沉稳,在李希侃耳边打转儿。

原来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啊,李希侃想着毕雯珺现在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心里默念,每个人都在变,偏偏这么几年他的喜欢还始终如一,战战兢兢的。

李希侃忍着鼻头的酸意转过身,问他怎么了。

谁知道那人又是呆愣愣的眼神,除了一点不明意味的慌乱之外再无更多。

“没……没事儿,下次说。”

“行,那下次吧!”

下次一直没来,李希侃也一直没再提起第三次勇气。

也许跟着冬天的风一起吹跑了,又或者是被夏天的太阳烤得一干二净。他不敢细想,也不敢去提,怕再多一步思考就会看到不愿意看到的真心。




0.

后来就是在舞台上了。

小侍卫单膝跪地,捧着王子的手,轻轻的吻上去,眼泪也跟着流在被握着的那只手上,说:

“我会永远爱你。”

谢幕完李希侃扯下头盔就跑,黄明昊和范丞丞给他准备的花都没来得及接。

他坐在操场没网的足球门那儿冥想,没有一点儿遮挡,太阳直直打在他身上,比在舞台上更热,但他缩成一团,整个人拧巴在铁栏杆旁边。

突然身上多了一块阴影似的,他被罩进一个拥抱里,或者说罩进一堆布料里,只有夏天身上过多的汗味,不算难闻,但也让人没什么好感。

那个拥抱热乎乎的,让人烦躁。

“黄明昊,你别闹了。”

“不是黄明昊,是毕雯珺。”

“是毕雯珺。”

我猜你和我一样,是只爬虫,但凡被触碰到都缩成一个团,其实缩成团没用,那不是密不透风,坚固无害的地带。所有的心情和澎湃的浪潮都能完完全全涌进我,等一个大浪过去,还有无数的水花想要淹没我,最多等他们干涸。


可干涸之后也全是你留下的冲刷的印迹。


“我喜欢你。”

我第一次向你展示全部的我。

———————END———————





































评论(42)

热度(497)

  1. 顾尹桐盐五许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