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盐水鸭代购,和鸭舌吻爱好者。


微博:盐五许_

【毕侃】不熟(五)

-竹马ABO
-幼稚文学
-本章依旧有战地,有权贵




今天也是不想和毕雯珺见面的一天。


蔡徐坤又看到李希侃在作业本上写了三行字,一模一样的三句话。

他一把夺过来,把所有的“不”字划掉。不出意料,本子主人五官的变化像史莱姆一样生动,狰狞着把这张纸捏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蔡徐坤趁着不注意,又捡回来塞进自己的课桌肚,大alpha能屈能伸,委屈一下自己不算什么。更何况和毕雯珺的长期感情交流需要实际性的物质来巩固,纸条是其中之一,善意的伪造也没关系。

他们之间的交易还要追溯到毕雯珺第一次出现在班门口送奶的那天,蔡徐坤一眼认出来他是朱正廷旁边的那个alpha,他嘴里叼着笔愣了一会儿,扔下出去和人打了个招呼。

“我可以叫你雯珺哥吗?”

“可以,我怎么称呼你。”

“蔡徐坤。”蔡徐坤微微仰头盯着毕雯珺,“哥,我就明着说吧。李希侃喜欢你。”他脱口而出的时候没有犹豫,只是良心有些隐隐作痛。

“我可能知道。但他好像不太知道……”毕雯珺顿了顿,皱起眉头,“他喜欢我这件事。”

蔡徐坤见这人又沉浸在苦恼的怪圈里,拉回他的注意:“那这样吧!兄弟一场,我也想看到希侃幸福,平时我就多注意一下他的态度,有什么事告诉你吧!”

毕雯珺听了又沉思一会儿,点了点头:“谢谢。”

蔡徐坤摸摸鼻头,咧嘴:“那什么,顺便把朱正廷的联系方式给我吧!谢谢哥哥!”

回想老半天,又觉着好笑,这些把戏他也觉得幼稚,可耐不住喜欢,两个人违着心意组了个AA联盟,接触几次后颇有些相见恨晚的意思,发展出了些革命友谊。

“你们知道吗,刚高二有个omega突然觉醒,听说信息素爆了,整个走廊都能闻到味儿。”刚进班一男生絮絮叨叨起来打断他的回忆。

“那怎么办?”其他人问。

“还能怎么办?送医务室了呗!”那男生啧了啧嘴,“不知道这信息素飘这么远会不会影响其他人,高二不少人都成年了吧。”

蔡徐坤挑了挑眉,这人一向说话夸张,怕是又添油加醋了不少,权当听故事了,只是没想到旁边一个人影“嗖——”地跑了出去。

定睛一瞧,斜后方位置空了。

他一直自认为比李希侃机智那么一点点,比如他知道作业第二天早点来补,补的时候也要注意老师,可按道理来说,这么一点点的差距不应该造成现在这种局面。

果然是因为爱情吗?

李希侃站在毕雯珺面前的时候才稍微冷静一点,他手撑着膝盖喘气,喘到毕雯珺给他顺后背才缓过来。

抬头发现这人正注视自己,清亮又无辜,棕黑色的瞳孔里刚好把自己装进去。

“你没事儿吧?”李希侃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是快速奔跑的后作用,在嘈杂的走廊里快要被没了过去,慌乱又刻意。

“我?我没事儿,你呢?”

李希侃笑笑:“没事儿,我也没事儿。”转头作势要走,“我回去上课了!”

半走半跑,李希侃心里一团乱,事实上又明朗得很。几年来的偏爱和占有欲像他此刻逆着的风一样全往面上吹了去,吹干净了就连带着对毕雯珺的那些小心思通通暴露出来。

他飞奔回班,坐在位置上埋头喘粗气,其实嘴咧到耳根了。

蔡徐坤瞥了他一眼,转身坐正,不一会儿就被纸团砸了头,回头看李希侃一脸痴笑对着自己,不解。

[我发现我喜欢毕雯珺。]

蔡徐坤胡乱画了几笔,趁老师不注意又扔了回去,正中李希侃的脸。

[你才发现吗?]

下午放学蔡徐坤没和李希侃一起走,到校门口各自转弯,他转了一圈又回到学校。


倚在在天台的栏杆上,手肘搭在最高的护栏,风和阳光交替洒过他的脸。蔡徐坤抬头望天,分明的下颌线和微微凸起的喉结衬得少年人气质里掺了不少男性荷尔蒙。

另一个身影在缓缓靠近他,从阴影中走出来,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锁喉!”

“雯珺哥!咳咳咳咳!”蔡徐坤给自己顺气,“今天怎么回事儿?你们高二怎么了?”

“你说那个omega吗?”毕雯珺想了很久,“比预期提前分化而已,刚被同学发现不对劲就送到医务室了。”

蔡徐坤默默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

把事情给毕雯珺捋了一遍之后,蔡徐坤又掏出今天上课那张纸条。

“李希侃说,他要和你表白。”

李希侃的确在策划一场告白。

周末打算拉着蔡徐坤为自己出谋划策,谁知道这人本来答应得好好的,到了约定的时间又一个电话打不通,只剩他坐在咖啡店和对面期盼着见到自己老大的范丞丞干瞪眼。

李希侃发了条微信给他。

—速来,绝交。

很快收到了回复,是一张只有半张脸的自拍,照片里另一个人坐那儿埋头学习,紧接着一条信息也跟着过来。

—谈恋爱,没空。

李希侃咬牙,这不是朱正廷还能是谁,再一看对面范丞丞,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抱着你老大和你哥欠下的债就你来还的心态恶狠狠掐了他脸颊肉一下。

范丞丞也无辜,一脸不知所措。李希侃慢悠悠开口:“丞丞,我是对你太爱了而已。”

“谢谢希侃哥!”

得,还感激上了。

李希侃点开手机准备求助攻略,一个电话正好打了过来。

明晃晃三个大字“黄叔叔”。

“哥!你在哪!我刚回来就拿我爸手机给你打电话!”

李希侃揉揉自己瞬间皱起来的眉头,开口:“xx咖啡。”说完就挂了电话。

“谁啊?”

“我弟。”

李希侃接完电话就变成了一坨废人,靠在窗玻璃上一脸忧郁。黄明昊也没什么不好,毕竟也算是从小被自己带大的,只是小时候的黄明昊说话还不太利索,常被李希侃灌输要多说话的思想。

只是没想到,教育从娃娃做起真正实现了,并且超出李希侃的可接受程度。

黄明昊话太多了。

安慰着自己,年轻人有年轻人不一样的想法,也许能帮到忙,完全忽略黄明昊还是个小学鸡把早恋扼杀到摇篮里这回事。

“哥!我好想你!”

一个精致的小脸蛋儿从旁边窜了出来,瞳孔亮晶晶的,嘴角盈着笑意,望着李希侃的时候眼睛扑闪扑闪的像个小精灵。

这是范丞丞回忆和黄明昊初次见面的原话。

当时的他打心底想:“好可爱!”也说了出来。

被小学鸡黄明昊送了一个标准的白眼:“说什么呢?说帅!我以后可是要当最强alpha的人。”

范丞丞回忆的时候又补了一句:

哥俩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TBC————————


































评论(43)

热度(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