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五许_

盐水鸭代购,和鸭舌吻爱好者。


微博:盐五许_

【毕侃】求助,猫喝水溶c100会die吗?

-猫的第一人称

-伪现实沙雕向,看小情侣谈恋爱

-都是编的,灵感来自豆

早起打字神清气爽,下完雨的早晨神清气爽,工作路上的我二五八万。







1L



如题。

我是猫。

不要好奇我为什么能打字发帖,我是天选之猫,我也不听广电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规定。

在两个眼睛一张嘴两只耳朵四条腿这样的的普遍规律上我只是一只普通的生物,甚至我是家养的,不够野的乖宠物。

但我的王霸之气已经隐隐穿过普通外表冲破天际了。

因为我是公众人物的猫。

所谓公众人物,并不是什么一线老前辈,是最近刚在娱乐圈初露头角的新人,并且还没出道,但还算有点儿人气,就叫他L吧,是把我的无死角背影放上微博获得很多点赞转发的那种,如果镜头不是对着我的ju花就更好了。

那个字打拼音了,你们知道最近有点儿严,我就是这样一只消息灵通走在网上冲浪前线的猫。

他挺宠我,给我吃小鱼干,好的猫粮,有时候还给我煮小鱼粥,多数时间会往小鱼粥里放两块土豆,他自己的咖喱牛肉里剩的,还行,我挺爱吃。

他这样做的时候我多数会抖抖我的身体,在他旁边的椅子腿蹭很久,接着他就会伸手从我的脑袋一直撸到尾巴。

诶诶,未免太爱我了吧。

纵观猫生两年,我猜测这份独家宠爱多数是因为我的美貌。

但最近有人出现打破了这个平衡。

我不是被他捧在心尖尖上的第一人(划掉)猫了。

出现了一只新的猫。

而且我确定自己打不过他。大概因为我出生在南方,又娇又软,而那只大猫来自抚顺,又糙又硬,并且187或者更高。

老子身高才三十公分。

就不自取灭亡了。

虽然他不在L面前表现出来,但我知道,他就是只猫。

只有猫才会在我偶尔想独占L大腿的时候迅速分析我的思想并对我放出毒蛇似的眼光。

披着人形外皮竟然还配上一起学猫叫对着L撒娇。

关键每次一到这个时间L多半还是会顺了他的意思,把我从腿上扔下去,肆意纵享黏黏腻腻的二人世界。

我恨。

我呕。

那只大猫叫B,选择题里BOY的那个B,对他的初印象其实很好的。

毕竟我也是重度漂亮脸蛋偏爱症患者。

我的L,是的,就是我的L去参加了一档生存类综艺,作为他的独家宠爱对象,我自然是每期都支持的,一到周五,就会趴在L妈妈的腿上,为他打call不要停,要不是环境使然,我可能要偷手机上爪激情投票了。

就是在某个周五的晚上,我几乎陷入B的漩涡的,他穿着一身复古西装,梳着中分,坐在道具台上唱“遥远两端,爱挂在天空飞,风停了也无所谓……”

当时刮没刮风我不知道,如果刮了的话风停没停我更不知道,但光线打在他脸上,睫毛闪着光的那一刻,我心底有个声音在拼命猫叫:

是的!我们的爱!在遥远两端!挂在天空飞!

当时没好意思叫出来,不想过于浮夸,但我感觉抱着我的手顿时缩紧了,L妈妈惊叹,小伙子长得真水灵。

原来我们都一样,真好。

我立刻喵了三声赞同她的看法。

“等等,那L会不会也像我一样心动呢?”我脑中警铃大作,瞳孔骤缩,企图在屏幕上窥探到L的所有反应。

自那之后的每期节目我都会守在屏幕前认认真真地开启显微镜模式,不放过每一个B和L同框的镜头。

很好,这期没有过分的接触,但我知道导演切掉的那个拥抱本来应该是他们俩的,喵↘第四声,我有在生气的。

你们就是在亲亲热热,没剪出来我也能看出来。

还有一次玩游戏的时候B搭了L的肩膀,他们俩总是搭肩膀。

第一次合作就隔空推了一下,后来直接搭上肩了,不管是在练习室还是在舞台上。

我不敢想,可爱稚嫩又单纯的L千万不要和大灰狼接触,我不允许。

总之还行,节目结束之后理智回神才感觉到我是把B当成假想敌了,也许我对他也有兴趣,不然不会这么关注他。

幸好他们也并没有什么接触,至少我跟着L妈妈这么多期节目好好追下来,没见他们过多接触。

L还是偶尔回家,多数在练习跑行程,我对B的记忆除了帅哥也渐渐地忘得一干二净,直到有一天。

L坐在家里看那档生存节目的花絮。

“要是早点儿遇到你就好了。”他的声音从电脑里传出来。

我抖抖耳朵,凑上前去,为什么没人告诉L的第一宠猫有花絮这种东西,不能接受,我要去跟L一起补档一下。

跳到桌子上,我整只猫都瘫下来,头撂在键盘上看屏幕。

喵喵喵?怎么又是B?

喵喵喵?为什么上手了?我腾地窜起来用脸怼上屏幕。

喵喵喵?这人插兜怎么怪好看的。

为什么要和一只猫抢人,我努力地思考。

后来我知道为什么的时候已经是B入室抢劫的那一次了。

那天L还缩在床上睡觉,我也蜷成一团在他的床尾,春夏交接的早晨总是最适合赖床,空调时不时发出运作中的声响,外头的阳光除了窗帘中间的那条缝哪儿也走不了。

然后我就被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住了。

那个阴影直直地倒在裹着被子的L身上,满身风尘仆仆的旅人味道。

挺舒服的,黏人又清爽。

但cnm,真的cnm。

因为他的猛扑,我被床弹掉地了。

我尖叫一声,但没人注意到我,绕了一圈跳上床头,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个阴影是B,我永远忘不了这个曾让我喵喵直叫又让我恨得磨爪子的男人。

L特别能睡,B趴在他身上的时候只哼唧了两声就闭上眼。

B好像不大乐意,伸手去揉他的脸。

虽然不爽但我觉得应该没什么大事,只是揉脸而已。

下一秒就亲了上去。

啧。

L还在哼唧,说××(B的名字)别闹!

然后倏地睁开他不算大的眼睛,揉了半天,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人,接着就是一个奶呼呼的笑,从嗓子里钻出来还有点儿哑,挠着他周围的空气。

“你怎么来了?”

“公司最近放假,我闲着也没啥事儿,不是早说了要来你家嘛,我就来了……”B开口了,一股大碴子味儿,虽然节目里听了不少,但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挺有冲击性的。

真帅,我忍不住喵了一声,打断了B的话,他抬头轻飘飘瞥了我一眼,继续低头和L说话。

有时候凶,有时候黏人,慢吞吞地示好,一点一点展露自己的善意,我猜测他也是只猫,修为很高的,上了境界的那种。

L终于起床了,挂在B身上解决了洗漱问题,还准备解决早餐问题,我无法忍受,跳到餐桌上试图吃掉他的小笼包。

一只手提住了我的后脖颈,然后再从我的前肢下方穿过去把我抬了起来,我发誓,这真的是我第一次在这个屋子里呼吸到两米以上的空气。

挺好闻的,但我有点儿害怕。

我象征性地挣扎几下,冷着一张猫脸从高处蔑视他。

放下我之后,他就坐到L的旁边去了,两人一起吃早饭,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看起来像两块煎过度的牛排,十分熟。

偶尔你捶我一下,我敲你脑袋一下。

是他们小笼包的醋太多了吗,我觉得闻到的都是酸溜溜的味道。

为什么说B是入室抢劫,还不明显吗?

他作为一只大猫,抢了我这种小角色的铲屎官。

从那之后B经常过来,只要L回来,我总能在这个房子里看到他的影子,有时候是真人,有时候是隔着屏幕的他新鲜的声音。

喵,好气。

事情交代地差不多了,终于我们来回到我的问题。

是这样的,L总会往家里搬B的代言,杂志面膜洞洞鞋……甚至还有什么透扇透卡透明手幅。

只要他一坐在电脑前头或者抱着手机抠手指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要抢东西了,有时候抢不到,他会立刻打电话给B,或者发语音,哼哼唧唧地抱怨。

黏黏糊糊的,成何体统。

据我所知,B也是这样的,L的代言周边也会准时抢,但他们俩总是没有重合的。

我为小情侣感到惋惜。

等等,我为什么要说小情侣?

也许是因为水溶c100的毒性上来了吧。

就是这个万恶的水溶c100,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抢同样的东西,寄回家整整四箱,听说L抢的寄到B宿舍了。

他们俩都很久没回来,今天L终于拿着一瓶水溶c100出现了,后头还牵着一个戴着口罩的B。

L刚进门就摘下口罩灌了一大口西柚味儿的水溶c100。

“好喝吗?”B的声音从口罩后头跑出来。

“当然好喝,怎么了,你还没喝过?”L把他手上的那瓶拧开递给B,B扯下口罩,接过去没喝,直接放回桌子上。

“嗯?”

他捧住L的脸,亲了上去,嘴对嘴的那种。

我怀疑是伸舌头的那种,因为时间怪长的。但我没有捂住眼睛,笑话,活的谈恋爱为什么不好好品味一下。

低头在我的碗里嘬了两口水,电视剧要边吃边看才算享受。

但这水味道不太多,有点儿酸,仔细舔起来还有点儿苦,总的来说是甜的。

我抬头一看,桌子上的水溶c瓶子被打翻了,饮料一直漫到桌子边缘,然后滴进我的碗里。

没人注意到翻倒的瓶子,也没人注意到我这只喝了糖水有点儿上头的猫,他们俩亲得甜甜蜜蜜的。

所以,铲屎官和铲屎官对象都在忙,我来发帖咨询一下,猫喝水溶c100会die吗?PS:西柚味儿的。

(再次ps:我把两个人描述得太明显了,请不要细究,也不要扒我的ID,在下谢过各位帮忙的朋友了。)

(再再次ps:如果你猜到他们了,没错,他们是真的,BL,天生一对,注定搞给。)





2L

戏好多,好神经,掐死。



3L

哪家cpf搞到真的了,速来哈哈哈。



4L

放暑假不能多写写作业吗?



———————END———————

猫:贴沉了,毕雯珺和李希侃还在亲嘴,猫生无望。








评论(41)

热度(565)